围观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短篇大全

最新小说《狐仙娘娘》在线阅读

殷琉璃沈离渊 时间:2022-09-22 15:59:48

小说简介:精选热书《狐仙娘娘》由知名作者歌怨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学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殷琉璃沈离渊,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

最新小说《狐仙娘娘》在线阅读

痛苦的叫声

云青天这话一出,本就有些害怕的小三,一时间慌的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你……我、我……”她支支吾吾的,连句完整的话都吐不出来。

马天一见云青天摸了自己的女人,更是冲动的叫嚣着要上前打人,马有为气的是再不顾情面,一个巴掌直接打到了他的脸上。

“够了!”

“马天!”

“你平常再怎么胡闹,我都不会管你,可你明知道云先生是我请来的贵客,甩着这么一张脸给谁看呢?”

“你在外面瞎玩,把女人搞大了肚子,要带回家我也让你带了,可云先生和林霞才见了几次?要不是林霞有问题,云先生是怎么知道,她后脖子上盖了一块纹身的?”

“林霞在我们家,住了也快一个月了吧?她后脖子上有纹身,连我都不知道!”

马有为这一个巴掌,像是把马天打醒了一样,他愣愣的看了一眼云青天,又看了眼向他求助的小三林霞。

马天出乎意料的没再护着林霞,反倒推到了一边,闭上了嘴巴没再说话。

反观同样坐在饭桌上的原配,至始至终,都没抬眼,一直给她儿子喂饭,就像个局外人一样,早就对这个男人失望透顶。

没了马天的阻挠,云青天直接走到了林霞身边,从桌子上抽了张纸巾,在她后脖子的位置擦了几下。

本以为能把她的纹身全部擦出,却没有想到,林霞后脖子上这个纹身,像是被刻意洗过,又洗不掉一样,整块皮肤都变成了青黑色。

根本就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

“云……云先生,你看够了吗?这块黑乎乎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什么纹身,是我出生时留下来的胎记。”

“女孩儿都很爱美,这么大一块胎记,我用粉底遮住,不想让其他人看见,难道也有错吗?”

林霞说着说着,眼睛里居然挤出了豆大的泪珠,娇滴滴的抹起了自己的眼泪。

马天显然是不知道这块胎记的存在,被林霞说的也有些动摇,直接就跑过去,把美人抱在了怀里。

云青天的目光,依旧死死的盯着那块胎记的位置,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叹息了一声。

“马老板,你们家听见小孩打闹声一般是几点?”

“每天晚上十一点多开始的,只要有人去到客厅,那声音就会消失,人一回到房间,声音才会出现,有的时候能闹一整晚!”

马有为回答完,还有些无奈的又添了一句:“我们全家都能听见这声音,就马天和林霞听不见,所以马天老说我们小题大做!”

“那行,一会儿吃完饭,你们先回房间,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别开门,该干嘛干嘛,除非是我喊你们了,再出来,知道吗?”

云青天将目光从林霞身上一收,像是该说的话已经说了,林霞听不进去,他也没有办法。

“云先生,我们家是不是真的犯了什么东西?”马有为有些后怕的问了一句。

云青天板着一张脸,一副老干部做派的回了一句:“你要是想见见,可以不用回物,我给你开个天眼,站在客厅就能见到了。”

“别别别……”马有为连忙摆手。

饭桌上闹了这么一出,整个桌子上的人,除了我以外,似乎都没了胃口。

客厅里的气氛瞬间冷了下来,林霞更是找了个理由,直接回到了房间。

马天追上去之后,他的原配也带着孩子从饭桌上下去,马有为的夫人跟上去之后,客厅里就剩下我们师徒三人和马老板了。

“你也早点休息吧。”云青天直接下了逐客令。

马有为无奈的上楼之后,云青天的目光,这才落到了我的身上,“琉璃,你也别吃了,一会儿到林霞房间门口蹲着,别让她从房间里出来。”

“不是,让师兄去不行吗?偷听这种没屁眼的事,咋能让我来?”我一手啃着蟹爪,一手啃着鸡爪,那叫一个百般不愿。

沈离渊递了一张纸巾过来,埋汰道:“师父让你去,你就去,偷听的时候小心点,别让人给发现了。”

他俩这副逼良为娼的架势,我是谁也说不过,接过纸巾擦了擦嘴后,把手给洗了,直接就小心翼翼的走上了楼。

上楼之前,沈离渊丢了瓶牛眼泪,和一把匕首过来,我接过之后,直接把牛眼泪抹到了眼皮子上。

不抹还好,这么一抹,我的头皮瞬间一麻,被惊得险些大叫出了声音!

“这这这……”

天呐!

马家别墅的地板、墙壁、天花板上,那些被人擦去的脚印,在阴阳眼之下,居然再次显现了出来!

而且这些脚印,居然还冒着绿色的荧光,密密麻麻的,怎么看都觉得非常吓人!

虽然小猫小狗的脚印,都是梅花形状的,可这些脚印,一看就是狐狸的呀!

马有为那傻儿子,该不会招了个狐狸精回来做小三吧?

“没见过世面一样。”沈离渊见我站着都走不动路了,直接拎着我到了林霞房间门口,还给我找了个比较隐蔽,又能听见声音的小角落。

把我丢到林霞门口后,他自个儿则下了楼,像是和云青天准备对策去了。

现在也就晚上九点来钟,林霞又是个孕妇,她和马天在房间里能干啥呀?非让我蹲门口偷听!

两个人在房间里看着电视,吐槽了下马老板和我师父,说着说着,我就听到关灯的声音,房间里直接变得十分安静。

客厅和走廊里的灯,也在这时,不知道被谁给关了,偌大的别墅,顿时陷入了一片漆黑,唯有那发着荧光的脚印,像是黑暗中的指路牌一样,显得诡异又神秘。

我紧握着匕首,靠在人家门边,发了好久的呆儿,眼瞧着就快要睡着了,房间里却在这时,传来了一阵‘诡异’的动静!

我瞬间提起十万分精神,竖起耳朵的站了起来,整个耳朵都贴在了门上,却听见两道很重的喘息声,从房间里面响起。

还有林霞那好像很痛苦,又好像不痛苦的啊啊声。

他们两个这是在干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