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短篇大全

现代言情文《《锦鲤团宠:神医萌妃五岁半》》免费

《锦鲤团宠:神医萌妃五岁半》 时间:2022-09-22 16:11:13

小说简介:《锦鲤团宠:神医萌妃五岁半》是由作者温宁宁所编写,又名《《锦鲤团宠:神医萌妃五岁半》全文》,小说主角是《锦鲤团宠:神医萌妃五岁半》。僵。耳旁传来继妹的嘲讽,你还真信姐夫会救你那种鬼话?实话告诉你吧,我怀了姐夫的孩...

现代言情文《《锦鲤团宠:神医萌妃五岁半》》免费

第7章

第7章

温宁心脏痉挛,把许逸第三条短信原封不动传过去。

几乎不到两秒,温思柔的电话就炸过来了,她气得暴跳如雷,“你这个贱货我警告你别勾搭姐夫!我怀了许家的长孙,你活着也没戏了!”

“你也知道他是姐夫?闭嘴,别像狗一样吠,吠得我不高兴勾引下许逸,你就要一个人去悲伤的流产了。”

许家长孙?绑架他亲口说温思柔怀孕的那一幕,比他设计绑架更让温宁心如刀割。

“你!”

温宁冷眸挂断。

这时车到了别墅,不知道停了几分钟了。

车内压迫着一层低冷的温度!

温宁解着安全带,她反应过来,忙扭头,男人墨眸犹如寒潭,见她的小手紧张解不开安全带,

他俯身过来帮她,一边冷沉警告她,“在我面前你最好别提别的男人!”

“......”他这是什么强势霸道的洁癖?

交易婚姻,管得还宽,温宁表面上服个软,低头应道,“我知道了。”

却被他大手捏起下颌。

她一时抬头过猛,男人又低头,猝不及防两张嘴唇对上,吻住......

男人薄凉的唇透着极淡的烟草气息,性感而柔軟。

温宁的脑袋一愣!半晌之下才有反应,没想到他咬着她还想探寻加深......

她猛地涨红脸,推开他,“先生?你干什么!”

她很恼怒,捂住被咬了一口的莹莹小嘴,紧张地煞白了脸蛋。

小女人的脸全涨红了,她的反应像炸毛的小猫咪,过度生涩。

男人略略一反应,搁在她脸上的墨眸眯了眯,他舔了下薄唇问,“初吻?”

“......”温宁想死了。

她这个第一名媛,思想保守,就算和许逸倾慕八年,可她也想把初吻献给结婚夜。

这也许就是许逸迫不及待爬上温思柔床的一个原因吧!

“恩?”男人离她很近,声线更加低沉了。

温宁感觉自己像煮熟的虾,想从他健硕的臂膀下钻出去,可他拦住她发软的身子,几乎半拢在怀里,男人低醇又严肃的说,“那对不起。我让你…亲回来?”

温宁看着他幽黑的湛眸,很难看出来有没有风流笑意。

但感觉,他之前那股低气压是没了。很高兴?

“先生请你自重!”她气愤的钻下了车,懊恼溜进了别墅里。

-

吃晚饭时温宁没有看到男人的身影。

婆婆噘嘴努楼上,“他一回来就去工作了,也不知道陪新婚老婆,死板又无趣的男人,宁宁咱们吃,给小金孙进补!”

“......”这对母子看来也是水火不容。

“你对这里还不熟吧,吃了饭让佣人带你转转?”

温宁眸子一闪,笑道,“好,妈妈。”

吃过晚饭后,温宁走入后花园,才发现这里究竟有多大,好几幢独栋,泳池,球场,竟是个低调的庄园!

她暗暗揣摩,看了眼夏妈,很想打探,“夏妈,其实我和你先生领证了我还不知道他姓什么呢,您能告诉我,他的全名吗?”

“回少奶奶,我们来这里当佣半年,也只知道先生姓L,除此之外也不敢多问。”

夏妈老实的回答。

又是L?看来佣人也不知道他的信息。

温宁皱眉回去。如果他有心隐瞒,她肯定问不出什么,看来得自己调查他身份!

这时婆婆端着一杯咖啡迎上来,笑眯眯的,“宁宁你散步回来啦?乖,你老公工作辛苦,你赶紧给他送杯咖啡去呀~?”

“......”老人眼底都写着‘助攻’两个字。

她不知道这是假结婚,而哄她是协议重要的一部分。

温宁温顺的接过了咖啡,随她上楼敲响书房门。

顿了会,男人传出低沉声线,“有事?”

婆婆立马把她推了进去,探头谄媚道,“你老婆给你来捶捶肩呢!”

说完就把门锁上。

温宁尴尬地望了眼书桌后挺拔的男人,他眼睛都没抬,浑身冷酷。

视讯打开,他在开会。

温宁不敢说话,小手放下咖啡。

这时,会议似乎结束,响起一道调侃的男声,“三哥,聊个题外话,您怎么一回就让人姑娘怀孕了?”

“你也不看看三哥饿了多少年!那自然是......哈哈!”

温宁本来在走神,迟钝的突然反应过来,视讯里这两个男人好像在说她…而且话题不忌!

她蓦然闹了个大红脸。

火速看了眼男人,他冷峻的在工作,似乎充耳不闻。

而话题却越来越过分,“我和三哥一起上过厕所,见识过他的......”

此时,男人抬眸瞥了眼视讯,表情冷漠,但眼神风流,显然他在听!

蓦地,他朝满脸涨红的温宁看过来,一本正经问,“你为什么还站在这偷听?请你自重些。”

“......”居然拿她在车里的话将她!

温宁没有错过他眼底的调侃,这男人记仇!

她匆忙红脸道,“耳朵长着我又不想听。”

“所以你听懂了?”男人淡淡勾起唇,一双漆眸盯着她。

“......”

温宁尴尬的就想跑,男人盯着她轻咬的粉唇,细腰又柔又软的,脑子里闪过兄弟们的调侃,他想到那一晚,墨眸不由幽暗,思量了一下,低沉叫住她,“少奶奶。商量件事。”

“结婚法则我要加一条,三个月后,你该履行的义务还是要履行,知道了吗?”

什么三个月?温宁扭头却看到他那眼神,突然就明白了,他说那个义务......!

她小脸登时发红,这男人怎么能提那个要求?

她忍不住反抗道,“先生,我们是假的。而且我正要与你协商,方才我听佣人说妈妈住在庄园独栋那里,除了她过来时我们要假恩爱,其余时我是不是可以不回家?”

“你觉得呢?”

温宁扛不住他慑人沉敛的气场。

“有些事可以是真的。”他深邃暧昧的说着需求,容颜却冷峻强硬,“你似乎也没有拒绝权!”

温宁暗咬粉唇,知道时下被他拿捏,不敢多反抗,但心想三个月还早着,说不定她报完了仇就能一脚踹开他。

哼。

-

闷气地回到卧室,温宁发现祝遥遥打来很多电话。

她回拨过去,那头很担忧,“你可算接电话了,宁宁。”

“我回来了,从温家全身而退。”

祝遥遥冷笑:“他们又想害你什么?”

“幼稚又不上台面的手段。”温宁把事情说了一遍,她早猜到汤有问题,提前从针包里吃了一颗百解丸,解了毒又对孕妇没伤害。

祝遥遥拍手叫好,“还好阿姨给你留下各种药方!”

温宁的医术是跟妈妈学的,她以前不懂为何要偷偷教她这些,现在她心痛的想,也许妈妈冥冥中早有预料!

“也没有那么厉害。”

“还不厉害,你针灸能治好我的肠胃,而且我记得你说那年救活过一个男人......”

温宁笑了,以前她的确救活过一个男人,那一年她是和死对头公司竞争客户,在邻省出差,夜晚碰到一个梦游癔症发作的男人,她好心扎针,那也是她第一次救治外人......

祝遥遥拉回她的思绪,“诶,我主要还是想问你的神秘老公!”

温宁想到他刚才无礼的要求,很是羞恼,“我今晚没打探到什么,只知道他姓L。”

“大小呢?”

温宁刚要说年龄也不知道啊,猛地反应过来,咬牙道,“祝遥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