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短篇大全

苏毅辰林婠婉苏毅辰林婠婉全文-苏毅辰林婠婉苏毅辰林婠婉在线分享

苏毅辰林婠婉 时间:2022-09-22 16:27:36

小说简介:主人公是苏毅辰林婠婉的都市小说叫《苏毅辰林婠婉免费》又名《苏毅辰林婠婉》,是由网络作家飞伊龙骨倾力所写。讲述的是样去外面打工,可是自己父亲重病在床,如果就这样离开了,谁来照顾自己重病在床的老父亲。一面是青梅竹...

苏毅辰林婠婉苏毅辰林婠婉全文-苏毅辰林婠婉苏毅辰林婠婉在线分享

第10章

第10章

“小兄弟,你会中医?”徐老问道。

“略知一二。”刘大壮回答道。

“切......在徐老面前说略知一二,简直是在班门弄斧。”

“好狂傲的小子,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年轻人就是不知道轻重啊!”

“这年轻人真不懂事儿 ,在徐老面前谦虚也不能这么谦虚呀?”

看到刘大壮如此的不知趣,周围的医生们都议论纷纷了。

徐盈盈也是不屑的憋了一眼刘大壮,嘲讽的口气说道:“就是一个小农民,张口就会骂人罢了。”

只有徐老面色平静,开口问道:“小兄弟,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你没有把脉,你是怎么看出来小周有病的?”

“这还不容易。”刘大壮笑道:“那家伙的病已经写在脸上了,我用望气之法,一眼就看出来了。”

“望气之法?”

徐老虽然面色平静,但心里面已经骇然了,望气之法和悬丝诊脉一样,都是中医的一种诊断方式,但是现在这些珍贵的医术,都流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了。

沉思片刻,徐老开口问道:“小兄弟,你看我有什么病?”

听了这话,周围的医生都是一脸茫然,他们都知道徐老身体健健康康的,平时又注重调理,徐老哪有什么病啊,或许徐老想考一考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农民了。

“噢?”

刘大壮也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徐老,他并没有发现徐老有什么不妥。但徐老已经这么说了,刘大壮一定要看得明白。

刘大壮双眼一眯,目光一疑,用望气之法再看徐老,刘大壮很快就发现了问题。

“徐老你有病,你果真有病。”刘大壮笑道。

徐老有病?这个小农民在开什么玩笑?周围的医生们都一脸嘲讽的看着刘大壮,恨不得马上把刘大壮这个家伙赶出去。

“小农民,你才有病呢!”

徐盈盈娇怒一声,身体已经一步踏出,一拳就击向刘大壮的面门。

徐家可是古武世家,徐盈盈可是古武高手,她这一拳看似轻飘飘的,其实带着一股雷厉的风声,直奔刘大壮的面门而去。

不好,刘大壮已经感觉到了拳头上发出来的劲气,一侧头 ,徐盈盈的全头擦着刘大状的鼻尖儿,差一点就打个刘大壮满脸开花了。

“你这丫头片子怎么这么虎呢......”刘大壮大叫一声,徐盈盈的紧接着的一脚,已经踢到刘大壮的面前了,刘大壮躲无可躲,一把就抓在徐盈盈的脚腕处。

可徐盈盈毕竟是古武高手,她的脚哪里是那么好抓的,刘大壮丹田中的灵气直接运到手掌之上,这才堪堪抓牢徐盈盈的脚踝。

此时徐盈盈就感觉到一把大钳子,钳住了自己的脚踝,令他挣脱不开,徐盈盈挥拳便打。

刘大壮连忙退后一步,徐盈盈在挥拳,刘大壮再退后一步,徐盈盈一时间也无法打到刘大壮。

再看刘大壮的动作,十分的滑稽,刘大壮左手腋下夹着一块大桦树皮,右手抓着徐盈盈的脚踝,徐盈盈想打他,刘大壮就抓着徐盈盈的脚踝往后退一步,这让徐盈盈无比的难堪。

自己可是古武高手啊,竟然被一个小农民给调戏了,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徐莹莹的脸面都丢尽了。

而且这个小农民就像使了魔法似的,徐盈盈是挣脱不开,她还打不着刘大壮,徐盈盈的肺都要气炸了,娇喝道:“快放开我,小农民快把我放开!”

“我不放,你这个丫头片子太虎了,我要是放开你,你还得打我。”刘大壮抓着徐盈盈的脚踝说道。

看着场面僵持不下,徐老笑眯眯的开口道:“盈盈快住手,小兄弟,你也快把手放开。“

“好吧。”刘大壮这才把手放开,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银针盒。

“小兄弟,你也会针灸?”看到银针,徐老诧异的问道。

刘大壮把银针盒揣到裤兜里,不悦的说道:“我当然会针灸了,这个世界上如果我说针灸第二,还没有人敢说第一。”

刘大壮实在是气愤不过,我就是来卖药材的,你们动手打我干什么?

昨天刘大壮用针灸之法,治好了父亲的腿,这针灸之术可是师傅他老人家的传承,所以刘大壮才敢说如此的大话。

听到刘大壮这么说,周围的医生们也是议论纷纷,徐老可是医学界的泰山北斗级人物,一个小农民竟然敢在徐老面前大放厥词,简直就是大言不惭啊。

徐盈盈站在一起旁,恶狠狠的看着刘大壮,要不是爷爷开口阻拦,她今天一定要让这个小农民好看。

“小兄弟,你能说出我得的是什么病吗?徐老问道。

“老先生,你这病说来话长了,大概在你三十多岁的时候,伤到了腿,从此留下了病根儿,平时不打紧,只是痛一痛而已,但是一到阴天下雨,你的腿就会痛的更列害了。”

“小兄弟,你看我的病能治吗?”徐老淡淡的问道。

徐老表面上看似很是平静,其实心里非常的震惊,刘大壮说的完全正确,这个病已经很多年了,但徐老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徐老本就是医生,但是这个病这么多年了,徐老也无法根治。

“小问题,扎几针就好了。”刘大壮不悦的说道。

“小兄弟,那你给我治治呗,给我扎几针。”徐老微笑着说道。

“啊......”

听到徐老的话,众医生们是皆惊,徐老这是怎么了?他怎么会让一个小农民给他治病?徐老究竟是怎么想的?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闭口不言,一时间都不敢发表自己的意见。

“小兄弟,请跟我来。”徐老说完就步入内院,刘大壮想也没想就跟了过去,心想,不就是治病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刘老坐在椅子上,挽起裤腿说道:“小兄弟开始吧。”

刘大壮也不矫情 ,把大桦树皮放在一边,从裤兜里掏出银针,用酒精棉消了一下毒,然后一针就刺入徐老腿上的一个穴位。

刘大壮昨天已经在父亲的腿上练过手了,虽然用的是缝衣针但是效果出奇的好,今天用的是银针,刘大壮心里更有底了。

“爷爷你感觉怎么样?”徐盈盈焦急的问道。

看到刘大壮大了呼哧的 ,一银针就扎在爷爷的腿上,徐盈盈心里那个急呀!心里不由得暗骂刘大状,你一个小农民你会治病吗?你给我爷爷扎坏了怎么办?

周围的医生们,也是一个个的怒视着刘大壮,你一个小农民,你要是给徐老扎坏了,这么大的责任你负得起吗?

只有徐老面不改色,依然淡淡的说道:“小兄弟,你继续。”

刘大壮二话不说,一针又扎在了徐老的腿上。

看到这个场面众人皆惊,徐老这是怎么了?这个小农民这是怎么了?这胆子也太大了。一个让扎,一个就真敢扎!大家都在想,这要是作出事儿了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