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短篇大全

一念长久空余恨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一念长久空余恨)

一念长久空余恨 时间:2022-09-22 16:37:22

小说简介:主角叫一念长久空余恨的小说叫做《一念长久空余恨》,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弄清影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文笔极佳,推荐阅读。死?看老娘今天不好好地收拾收拾你......陈嬷嬷说着,又一次抬手。可是...

一念长久空余恨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一念长久空余恨)

第8章

第8章

陆明熹嘴角抽了抽。

她还不知道,盛言瑄是个这么自恋的男人,凭什么以为自己做的这一切是为了让他对自己另眼相看?

就他这臭脾气,对待原主不闻不问甚至任由下人折辱的态度,还有用不了多久就会被迎进门的侧妃,她又不是眼瞎,怎么可能会看上这样的男人。

“祁王殿下是耳朵不好吗?若是能治好皇祖母的病吗,我!要!休!夫!你的脸是有多大,才会觉得我是为了你才这样做的?”

陆明熹的眼神放肆的在盛言瑄身上打量。

这个男人,有权有势有学识,长得不错,身材也不错,若是放在以前,遇到这样一个男人,她也不介意和对方好好接触接触。

可惜,现在这具身子的主人,因为盛言瑄的放纵和忽视,被下人生生虐待致死。

即便盛言瑄不是害死原身的罪魁祸首,他们之间,也不会轻易和解,否则怎么对的起被陈嬷嬷在地牢里折磨致死的陆明熹!

陆明熹的话听起来实在是刺耳,尤其是盛言瑄,习惯了从前的陆明熹见到自己的时候眼里迸发出来的明亮的光,习惯了她面对自己的冷脸依旧努力挤出笑容的讨好,哪里见过陆明熹这咄咄逼人的一面。

“陆明熹,你不要得寸进尺,休夫?你让本王的面子往哪儿搁?”

再厌恶这个人,盛言瑄也没想过要害死陆明熹,或者休了她。

这女人纵使有万般不好,有一点对他来说还是很有利的,那就是,这个女人心里有他,只要他不喜欢的事情,就不会去做。

若是换了别人坐上这个祁王妃的位置,那他的玉儿日子定然不好过。

所以,陆明熹必须要活着,必须要好好的当他的王妃。

“面子是自己挣的,你的面子与我何干,殿下让下人折辱我的时候,有想过我这个王妃的面子往哪儿搁吗?”

陆明熹冷笑一声,冰冷的目光落在盛言瑄完好的双腿上。

但凡他对自己的王妃有半分敬重,哪怕放在府里供着呢,哪里会让原身有那样的遭遇。

狗男人!

盛言瑄一愣,原来是在这儿等着他呢。

“本王会告诉他们,给你应有的待遇,不过,陆明熹,你要是敢拿皇祖母的身子开玩笑,本王一定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从明日起,陆明熹就要去医治皇祖母,哪怕是为了那点他自己都不相信的可能,他也不会让陆明熹在这时候出事。

皇祖母若是能长命百岁,便是他以后都让人好好供着这个女人又如何。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吗?

陆明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原身早就已经经历过了,她怎么可能再给盛言瑄这样的机会。

“那就多谢王爷了,既然王爷过来了,不如留下来一起用点东西吧,陈嬷嬷用她的月钱给本宫准备了一桌上好的吃食,不知道王爷给不给这个面子。”

银簪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只能说明,这些食物上加的东西不是能让银子瞬间氧化的某些剧毒之物,比如砒霜,却不能说明食物里面没有被下毒。

不是想害她吗?那她就拉着这王府的主人一起,只看那老虔婆到底有没有这样的胆子。

盛言瑄下意识就想要拒绝,面对自己厌恶的人,他怎么可能会有心思吃东西。

不过想到这人信誓旦旦的说有办法治疗皇祖母的病,他强忍着对陆明熹的不喜,一撩袍子,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陈嬷嬷被吓的脸都白了,她万万没想到,陆明熹竟然会把王爷找过来,王爷还愿意留下来陪她一起用餐。

害了陆明熹,她想想办法也能洗清自己身上的嫌疑,但是,害了盛言瑄,别说是她,这王府里的人,怕是有一个算一个,都跑不了。

当今陛下为了所谓的兄弟情义,很可能还会让他们的家人去给王爷陪葬!

不行!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愣着干什么!重新去拿两副碗筷过来,本宫和王爷要好好享用一番陈嬷嬷的心意。”

陆明熹在说到心意这两个字的时候,特地加重了语气,这些东西可都是陈嬷嬷准备的,跟她半点关系都没有。

陈嬷嬷跪在地上的身子瑟瑟发抖,盛言瑄以为她是被陆明熹吓的,冷声叫她起来。

陆明熹没有反驳,任由陈嬷嬷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站起来。

“王...王爷...老奴还有活儿没做完,就不打扰您和王妃用餐了...”

说着,陈嬷嬷就想离开,只要让她走出这间屋子,她马上就会拿上这些年攒的银子离开王府,走的远远儿的。

“本宫让你走了吗?”

陆明熹的声音瞬间就冷了下来。

“陆明熹!何必对府里的老人这么苛责?”

盛言瑄皱着眉,不悦的打断她。

“苛责?王爷不如尝尝陈嬷嬷精心为本王妃准备的食物,再说我苛责也不迟。”

“本王妃肠胃虚弱,怕是克化不了这些食物,只能劳烦王爷代劳了。”

不管里面加了什么,她一口都不准备吃,她还没有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的习惯。

说到这里,盛言瑄要是再不知道这些菜里有问题,那也太蠢了。

他疑惑的看着站在一旁瑟瑟发抖的陈嬷嬷,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被他冰冷的视线扫到身上,刚刚起身的陈嬷嬷瞬间重新跪下,膝盖贴在地上,不让盛言瑄看到自己的异样。

“王爷!老奴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做那样的事情啊!娘娘刚刚已经用银簪试过,簪子并没有变色,娘娘怎能如此愿望老奴啊!”

苍老的妇人额头一下下磕在冰冷的地面上,声嘶力竭的哭诉自己的无辜,哭诉陆明熹对她的冤枉,盛言瑄看着都有些不忍。

陆明熹却只是冷眼看着她表演,这些食物要是没有任何问题,她跟这老奴道歉又如何。

“王爷,娘娘,碗筷来了。”

离开的丫鬟拿了两副银质的碗筷过来,盛言瑄不信邪的用银筷在每一盘菜上翻了一遍,都没有出现变色的情况,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

如果府里下人真的敢对陆明熹下毒,他绝对不会轻纵,但同样的,陆明熹如果因为自己的喜恶随便冤枉人,他也不会容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