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短篇大全

极品太子爷完整全文免费阅读

极品太子爷完整 时间:2022-09-22 16:54:46

小说简介:独家小说《极品太子爷完整》由风雪北国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极品太子爷完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在了这扇门前。麦子很确定,确定那绝对不是做梦,因为梦境不会让他记得这么清楚,每...

极品太子爷完整全文免费阅读

第7章

第7章

“姐,到底要去哪家医院?”

车上,叶庆扬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道:“市里的医院那么多,你总不能让我闷着头瞎跑吧?”

“废什么话,赶紧开车。”

叶清涵大吼了一声,一把抢过叶庆扬的手机,开始拨打了起来。

医院里,刚从医生办公室里出来的麦子,正坐在病床旁边,轻轻握着女儿的一只小手,脸上满满的全都是自责与心疼,女儿何其无辜,小小的年纪就要遭受这样的折磨?

叮铃铃!

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让麦子从自责中醒了过来。

来不及看清究竟是谁打过来的电话,麦子按下接听键,生怕打扰了睡梦中的女儿,轻手轻脚的来到了走廊里。

“麦海皮,你把苗苗带到哪儿去了?”

刚刚把手机放到耳边,就传来叶清涵声嘶力竭的哭喊声:“我求求你了,赶紧告诉我,苗苗现在在哪儿......”

“清涵,你别急。”

麦子懊恼的拍了拍脑门,怎么就把这茬给忘了呢,这要是把叶清涵给急出个好歹可怎么是好,连忙说道:“我们在儿童医院血液科305病房。

苗苗的情况已经稳定......”

没等麦子说完,那边的叶清涵已经匆匆挂断了电话,他只能耸了耸肩,转身回到了病房里。

叶清涵这么着急,麦子一点不意外,他也丝毫不怀疑叶清涵对女儿的挚爱,前一世如果不是因为这种深沉的爱,她也不可能选择跟女儿同时服药自杀。

小心的帮女儿掖了掖被角,麦子重新在病床边坐了下来,现在他需要考虑一下,如何在五天内,凑够这笔对普通人来说堪称天文数字的手术费。

虽说身为一名重生人士,麦子有着无与伦比的先天优势,但三十万那也不是说弄来就弄来的,尤其是在他的本钱有限的情况下。

好在,重生之后麦子发现他的记忆力竟然是那么的好,前世所发生的点点滴滴,只要用心回想一下,基本都能想得起来。

要不干脆去买张彩票算了。

脑海里刚浮现出这样的念头,麦子就是苦笑一声,前世的时候,他对任何赚钱的方式都很感兴趣,唯独对彩票敬谢不敏,也从来没去关注过这方面的信息,现在就算是去买彩票,基本也跟盲人骑瞎马效果差不多,哪有什么出路啊?

“哐当!”

这边麦子经过绞尽脑汁、苦思冥想,终于差不多捋出清晰的思路的时候,病房门传来一声轻响,接着一道身影急三火四的冲了进来。

“苗苗......”

来人正是叶清涵,病床上女儿那苍白的脸色让这个坚强的女人再也承受不住了,大滴的眼泪夺眶而出,却又怕打扰到女儿的休息,只能死命的用手背掩住嘴,压抑着自己的哭声。

“姓麦的,到底怎么回事?”

随后跟进来的叶庆扬一把薅住麦子的脖领子,低声怒吼道:“苗苗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到医院里来了?”

“庆扬,你也来了。”

麦子没有反抗,只是叹息着说道:“有什么话咱们还是出去说吧,别在这里打扰到孩子。”

“出去说就出去说,谁还怕你不成?”

叶庆扬也知道病房不是大吵大闹的地方,尽管他心里万分想教训一顿这个不着调的姐夫,但一想到昏睡在床上的外甥女,只能悻悻的放开麦子的衣领,转身揽住叶清涵的肩头,轻声安慰道:“姐,你先别急,听听这姓麦的怎么说?”

几个人来到走廊里,麦子把大致的情况说了一下,最后才说道:“手术费我会去想办法,让医院尽快给苗苗安排手术的。”

“你想办法?你想什么办法?去偷还是去抢?”

连番的打击让叶清涵崩溃了,此时听着麦子这极不靠谱的话语,终于让她忍不住爆发了出来:“麦海皮,我求求你了,你能不能放过我们娘俩?苗苗还那么小,却要遭受这样的痛苦!你就算帮不上忙,能不能别给我们娘俩添乱?”

“就是,麦海皮,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谁?”

旁边的叶庆扬一脸鄙夷的对麦子说道:“这么多年,但凡你尽过一点儿做父亲的责任,我姐至于活得这么累吗?

还你去准备手术费?你知道那是多少钱吗?把你卖了都不够!

麦海皮,你要还是个男人的话,抓紧跟我姐离婚,放她们娘俩一条生路,至于苗苗的手术费就不用你操心了,就算是砸锅卖铁我叶庆扬也要治好我外甥女。”

“离婚?”

麦子坚定的摇了摇头,说道:“庆扬,我是不可能跟你姐离婚的,这辈子想都别想!”

“怎么?你还想赖上我姐不成?”

叶庆扬一撸袖子,指着麦子的鼻子恶狠狠的说道:“姓麦的,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揍你一顿。

告诉你,我们叶家人可不是好惹的。”

伸手拨开叶庆扬的手指,麦子再次坚定地摇了摇头,扭头对叶清涵说道:“清涵,我希望你不要误会我刚才的话,我只是想让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你放心,五天之内,我绝对会把苗苗的手术费凑齐的。

对了,还有你公司的那笔罚款,明天下午我就把钱给你。

好了,你先进去陪苗苗,免得等会儿她醒了之后见不到你着急,我回去帮她收拾一下换洗衣服送过来,顺便再给你们做点饭。”

“姓麦的,你没完了是吧?”

叶庆阳突然上前一步,一把抓住麦子的肩头,拖着就往电梯厅的方向走,还不忘回头对叶清涵说道:“姐,你别理他,我这就把他赶走。”

“庆扬,你......”

叶轻涵刚想喊住叶庆扬,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算了,随他去吧,麦海皮这种人渣,教训教训他也是应该的。

摇了摇头,叶清涵转身回了病房,看了一下还在昏睡之中的苗苗就找医生询问情况去了,她现在关心的只有女儿的身体,至于麦子所说的那些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无法兑现的承诺听得太多,拿什么去相信?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叶清涵捏着根本没有多少余额的银行卡来到收费处,当听说苗苗的住院费已经缴纳了,她终于有点诧异了。

钱不多,只有两千块,可这对叶清涵来说,却是这几年来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以前只见麦子从她这里要钱,什么时候主动拿钱出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