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短篇大全

《卫潇潇 元》小说章节在线试读 卫潇潇 元小说全文

卫潇潇 元 时间:2022-09-22 17:08:32

小说简介:《卫潇潇 元》中主要人物有卫潇潇 元,是顾清秋打造的古代言情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全文讲述了全是一场笑话!箫家满门、外祖全族,全都为穆子恒这个野心勃勃的畜生做了垫脚石!她恨!恨不能化为厉鬼!可灵魂被困,云若倾连做鬼都只...

《卫潇潇 元》小说章节在线试读 卫潇潇 元小说全文

第10章

第10章

“哥!你早晚被她害死!”

箫玉妍气得扭头就走。

因为腿还没好全,走得急就一瘸一拐的。

听到箫玉妍这句话,云若倾心底一凛。

随即她脸色沉郁地低下头。

的确,她曾经害死过他!

感觉到怀里小女人绷紧的身体,萧墨向来刚毅的脸色也不由得放柔了。

是不是刚刚吓到她了?

萧墨握住了云若倾的手,低声在她耳畔开口。

“没事了,先回去,我替你进去请安。”

手心传来温热,云若倾鼻子有点酸。

仿佛眼前又是那副寒冷血腥的场面。

那种凉意一瞬间仿佛要往人的骨头里钻。

一冲动,她反手握住萧墨的手掌,“别走......”

萧墨刚要松手转身,没想到手掌突然被一双小手握住。

他错愕地停住了动作,眼底划过一抹不敢置信,以及压不住的惊喜。

云若倾发觉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松开手,但耳朵根却红了。

她连忙说道:“我带了些补药来看母亲。”

萧墨见她坚持要去,于是点了头,“我陪你一起。”

云若倾郑重点头,转身去拿放旁边的药材。

看着云若倾认真的神色,萧墨觉得她似乎真的和从前不一样了。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屋。

萧老夫人正在喝药。

一眼看到云若倾,她眼底很是复杂。

因为上回云若倾在寿安堂晕倒,萧墨让箫玉妍跪了一夜祠堂。

她也看清楚了,就算云若倾把天顶破了,萧墨也愿意帮她撑着!

萧老夫人撇过头,语气不咸不淡,“你们怎么来了?”

顾清秋恭敬地放下补药,又一一说了用法。

见萧老夫人没说话,萧墨垂眸,吩咐一旁的嬷嬷,“收下吧。”

萧老夫人闭上眼睛,“我乏了,你们先回去吧。”

跟着萧墨出了寿安堂,云若倾看着眼前这道清瘦却坚毅的背影。

她咬了咬牙,抬脚追上。

“萧墨,我想告诉你......”

“我已经嫁进萧家了,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家,我会努力让他们都接受我。”

说完,她舒了口气,偷偷抬眸看了眼萧墨。

不知怎的,一对上那双如墨般深邃的眸子,云若倾的脸颊莫名有点烫。

她转身就溜走了,没有看到身后男人的变化。

萧墨缓缓弯起了唇,在阳光映照下,冷硬的轮廓也柔和了。

不远处的树上。

祁风差点从树枝上摔下来。

他揉了揉眼睛,自言自语。

“我的天,我没看错吧?主子居然笑了!”

跟着主子这么多年,看多了主子的隐忍克制和上阵杀敌的凌厉肃冷。

第一次看到主子笑成这样......

此时,云若倾刚回到梧桐苑就看到了秋嬷嬷。

秋嬷嬷带人送来几口大箱子。

“这是将军准备的回门礼。”

云若倾这才想起来,明天是她回门的日子。

秋嬷嬷沉声道:“既然夫人之前说了,不愿让将军陪着回门,那就自行前往。”

说完,秋嬷嬷转头就走了。

站在原地的云若倾叹了口气。

那时候,她听信沈若兰的主意,嫁人前和萧墨放了狠话。

说绝不同他一道回门。

云若倾无奈地扶着额头。

之前她到底是做了多少脑袋被门夹的蠢事!

一旁的菱香连忙劝解。

“将军待小姐那么好,不如和将军服个软,一定没事的。”

“要是小姐一个人回门,传出去小姐可怎么做人呀?”

云若倾感慨地看着菱香。

连菱香都懂这个道理,前世她怎么就蠢成那样?

不过,云若倾还是摇头。

“这次我一个人回去就行。”

侯府大房那群吸血鬼,不配让萧墨恭敬礼待。

第二天一大早。

出发前,云若倾问道:“菱香,将军在不在府里?”

菱香摆着早饭。

“小姐,将军一大早就走了,好像有急事。”

云若倾点点头,心想也是。

萧墨心知她不愿让他陪着回侯府,怎么可能还留在府里等她。

于是云若倾随便吃了点,起身道:“走吧。”

经过院子时,云若倾拦住搬礼物的小厮。

“这些将军准备的回礼,都搬回库房。”

她知道,萧墨送给沈家的东西,样样都是上等的精品。

可那些人,不配!

她眼底闪过凌厉,侧身在香菱耳边低声吩咐了几句,后者点点头,匆匆离开。

马车很快到武安侯府。

一下车,云若倾就被沈若兰和大夫人围住了。

大夫人立马抹起了眼泪。

“我的晓晓啊!真是委屈你了!我的心都疼啊!”

沈若兰鄙夷地挤开菱香,亲密挽住云若倾。

“晓晓,是啊,我可担心死了,就怕你回不来。”

云若倾低着头,眼圈微红。

她同从前一般,没露出丝毫破绽。

“我也好怕......”

看到下人在搬礼物进来,大夫人眼睛不断往那儿瞄。

要知道,萧墨出手阔绰得很,之前随便送礼都价值不菲。

这整整两箱子啊!得多少好东西!

看到大夫人的神色,云若倾心底讽笑。

她故意用帕子捂着嘴,十分委屈。

“大伯母,我求了萧墨好久,他才肯放我回来。”

看云若倾一副怨妇神态,可从头到脚却是顶级料子、珠宝。

沈若兰母女心里嫉妒得发狂。

不过,好歹也有贵重礼物,她们不亏。

于是两人迫不及待地掀开箱子。

然而,东西露出来,大夫人的脸瞬间如同染缸,变幻莫测。

她没看错吧?

这不是她给云若倾“精心”准备的嫁妆吗?

当初她宣扬足足花了几千两置办嫁妆。

其实不是假货就是次品,都没花几十两。

就为这事儿,她沾沾自喜了好一阵子。

没想到,这些东西居然原封不动地回来了!

看到大夫人隐忍憋火的表情,云若倾唇角微勾。

然而,她故作委屈地说道:

“原本,萧墨准备了一大车的礼物......”

“可大伯母和姐姐说过,这冷面煞神心思毒辣,不会对沈家好的。”

“我怕他害沈家,所以,把那几箱子东西都扔了,亲自挑选了礼物。”

云若倾一脸无害地抬起头。

“大伯母,姐姐,你们的脸色怎么那么差?”

大夫人嘴都气歪了,伸手冲着云若倾的脸就要挥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