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短篇大全

《我代替我嫡姐嫁给了清闲王爷》全文免费阅读-《我代替我嫡姐嫁给了清闲王爷》《我代替我嫡姐嫁给了清闲王爷》最新章节

《我代替我嫡姐嫁给了清闲王爷》 时间:2022-09-22 17:22:50

小说简介:《《我代替我嫡姐嫁给了清闲王爷》》由小编为大家带来,小说主要讲主角《我代替我嫡姐嫁给了清闲王爷》的故事,作者叶初妙笔生花,小说情节生动有趣,令人阅读轻松,实在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本站向广大读者朋友们推荐。....啊...

《我代替我嫡姐嫁给了清闲王爷》全文免费阅读-《我代替我嫡姐嫁给了清闲王爷》《我代替我嫡姐嫁给了清闲王爷》最新章节

第5章

第5章

方月茵也没再听下去,还是穷啊,不然这个问题根本不算什么大问题。

第二天一早,方月茵起来洗漱的时候,发现莫子安已经在院子里了,看他穿着一身长衫,似乎也要出门。

他看见方月茵只是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了,方月茵也不在意,这人不呛她已经算是很有礼貌了。

洗漱完了后,就听到莫母喊她吃饭,她应了一声,来到堂屋。

见大家都已经坐下了,唯一空着的坐位面前放着一碗很稠的粥,而且居然还是白米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鸡蛋。

再看看其他人都端着一碗菜多米少的野菜粥,里面还是糙米。

方月茵有些为难地看了两小只一眼,脸上隐隐有些发热,果断地拿过莫小燕的碗,把自己的碗推过去,“你和子喜吃这个。”

莫小燕愣了一下,“大嫂,这是大哥特地给你做的。”莫小燕虽然看着碗里白花花的大米直咽口水,却不肯去接。

方月茵听了这话,挑眉看了莫子安一眼,有些意外,她一直以为这男人不待见她呢,现在看来是不是她误会了什么?

莫子安被方月茵看得有些不自在,头也不抬的说:“是娘让我做的,你别多想那些有的没的。”

语气虽然不好,眼尖的方月茵却看到他苍白的脸上升起了一丝淡淡的红晕。

“我也没说什么呀。”方月茵想也没想地呛回去,又转头对莫小燕说:“你和哥哥快吃吧,一会儿我还要去镇上一趟......”

“月茵(大嫂)你去镇上做什么?”莫母和莫家两小只同时问,语气里有着莫名的紧张。

“昨儿挖野菜时得了些草药,我到镇上去看看能不能换钱买些米粮回来。”

方月茵冲着莫母安抚地笑笑,“我早点儿去,应该中午就能回来了。”

说着迅速喝着野菜粥,一边还得空出嘴来说。

莫子安抬起幽深地眸子看了她一眼,“你认识草药?”

“我娘教的啊!”方月茵不在意地回了一句,放下碗对莫母道:“娘,我走了,子喜、小燕你们在家好好听娘的话。”

莫母连忙道:“早点回来,中午我让子安给你做蛋饼。”

“好。”方月茵笑容明媚,摆了摆手脚步轻快地离开。

莫子喜和莫小燕扒着门框目送着方月茵的背影,小脸上满了不安。

大嫂走了还会回来吗?

对于两个小家伙的心思,方月茵一点也不知道,她背着竹篓走了半个时辰左右才到了田宁镇。

小镇古风古韵,车水马龙,人头攒动,摊贩吆喝声朗朗,比她在电视里看到的生动了许多。

她没想到有朝一日会身处真实的古代,一边转悠,一边用好奇的目光看着周围的事物。

正看得起劲,就见前头围满了人,而旁边的店铺正上方写的正是韩家医馆。

方月茵掂了掂身后的背篓,向人群走去。

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面色青黑的倒在地上人事不醒。

旁边正有一个大夫模样的人正在给地上的老人施针,好一会,他拨出银针道:“这位病患的家属可在?老人家是突发旧疾,来势汹汹救不活了。”

这话一出,围观的百姓纷纷后退一步,有人嘴里还直嚷着“晦气、倒霉”之类的字眼。

更有那爱挑事的就说:“我看见这人刚刚还在那里吃面,怎么一到你这医馆门口就倒地不起了,什么突发旧疾,别是你把人家扎死了吧!”

“这韩家医馆也在新开不久吧,大夫又那么年轻,医术肯定不及那些老大夫。”

“以后找大夫还是老字号老大夫靠得住,像这种年纪轻轻的能看过几个病人!”

大家七嘴八舌地讨伐那个年轻大夫,韩丛急得满头大汗,解释道:“他这就是旧疾复发,这个旧疾莫说是我,就是县城大医馆里的老大夫也无能为力。”

他只是本着医者仁心去救治,没想到却碰到了烫手山芋,若是这人活不下去,他这刚开的医馆就得倒闭,韩丛的脸色有些苍白。

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站出来道:“你医死人是要偿命的,别以为老人没亲人你就能逍遥法外,你不去自首,我们大伙儿送你去见官!”

“对,走走走,见官去!”大伙儿一拥而上,眼看局面就要失控了,就听一道清亮的女声传来,“谁说这位老人家死了!”

方月茵早从人群里挤到前面了,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再看看一脸正义的人群,冷声道:“这位韩大夫还给他吊着一口气呢。”

“吊着一口气又咋样?还不是救不活?你要有能耐你给老人治啊!”人群里声起了一个刻薄的女声。

方月茵也顾不得去看是谁说的话,蹲下来就给老头号脉。

“嗤一个黄毛丫头,字认全了吗就学人家给人治病,别是看着这大夫长得清秀想......”那声音又响了起来,方月茵眉头一皱,冷喝道:“闭嘴!”

“姑娘,这事你别沾手......”韩丛在一边也劝,万一这老人家真死了,他不能再把这姑娘也拖下水。

“你也闭嘴。”方月茵探知老人还有微弱的气息,沉凝着脸打断韩丛,直接从他手里拿过银针在老人的心口扎了一针。

方月茵轻捻针尾,不一会儿,老头缓缓的睁开眼睛,吵吵嚷嚷的人群瞬间像是被关上开关一样安静下来。

“活、活了?”有人一开口,众人也回过神来,甚至还有人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可看到的还是在眨眼的老头。

韩丛也盯了老头好半天,差点儿当场就给老头跪了,他忙不迭地给老头诊脉,发现脉象稳健有力,不由地道:“真活了!”

方月茵微笑着给老头拨针,顺手扶他坐起来问:“老人家,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头晕。”老人靠着方月茵的手臂,有气无力地道谢,“姑娘,这次真谢谢你了。”

“您跟这位韩大夫到医馆休息一会儿,就好了。”方月茵抬头看看韩丛,“其实您要谢的还是这位韩大夫,要不是他吊着您的一口气,大罗金仙来了也不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