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短篇大全

孤王寡女 墨九妖妖雪儿小说-妖妖雪儿小说作品(孤王寡女 墨九)

孤王寡女 墨九 时间:2022-09-22 17:48:18

小说简介:孤王寡女 墨九问是作者妖妖雪儿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下面看精彩试读!我奉了皇上的口谕前来夜王府给王爷看病,我竟不知你与...

孤王寡女  墨九妖妖雪儿小说-妖妖雪儿小说作品(孤王寡女  墨九)

第4章

第4章

可今天,花月颜说话不仅底气足,还有条不紊,简直判若两人。

花月颜换好衣服,趁机给自己打了退烧针,又服用了几粒止痛药片,虽然对于背部严重的伤痕起不到很大作用,但到底能让她多坚持一些,不用太受罪。

出来去见了太后。

厅外已经站了许多皇族贵胄。

想来是听说了太后昏倒,全都来慈宁宫探望了。

其中不乏还有皇子皇妃,李雪柔就在其中。

李雪柔看到她,有些纳闷,花月颜不是早就该被乱棍打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她进去了内室,君离夜就在一旁,不可一世的气息,让人无法忽视。

众所周知,君离夜是太后最疼爱的皇子。

君离夜对太后的敬畏超过了其他皇子,自从母妃去世后,太后对他悉心照料。

祖孙俩的感情,虽然偶尔有拌嘴,但却十分深厚。

她如芒刺在背,只听太后缓缓开了口,“今天多亏了你救了哀家。”

花月颜俯身行礼,“皇祖母福大命大,有神明庇护,我只不过是略尽绵薄之力。”

太后面色含笑,淡然道:“你这丫头怕不是吃了蜜,嘴挺甜。今天夜王府发生的事,哀家也略有耳闻,虽然你救哀家有功,但你通奸之事,罪不可恕!”

花月颜像个乖宝宝似的站着,她乖巧道:“此事,还请皇祖母为阿颜做主。”

“哦?”太后纤眉一挑,“这话听起来,你是冤枉的?”

“皇祖母,阿颜就算再不懂事,也知道为人妇的道理,我既然嫁给了王爷,无论王爷如何待我,我绝不可能背叛他,更遑论阿颜身在皇家,明白通奸一事的严重后果,更是不敢自寻死路。此事疑点重重,还请皇祖母明察。”

太后略一思量,花月颜说的也有那么几分道理,“你想如何?”

“阿颜所求不多,只求皇祖母给阿颜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如此,阿颜就算是死,也瞑目了。”

她救太后,一则是身为大夫的责任。

二则,她需要在水深火热的局面里找到一个靠山。

她不确定太后是否愿意帮她,为了活着,但凡有一丁点的机会,她都不会放弃。

“皇祖母,花月颜飞扬跋扈,无理取闹,您别听她胡言乱语。”君离夜负手而立,面色极冷。

花月颜对上他毫无波澜的眼眸,“王爷对我还真是无情啊,三番两次不听我的解释,难道是担心我证明什么?”

她更加笃定,这男人分明就是想将计就计弄死她。

很好。

君离夜,这仇,本姑娘跟你结定了!

“本王只是不想看见你。”君离夜横了她一眼。

“你们两个别吵了!”太后皱了皱眉,语气不由沉了下来,“阿颜今天救了哀家一命,既然她心中有冤屈,哀家替你做主一次也无妨,只不过,倘若你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下场如何,即便是哀家也帮不了你。”

花月颜深深行礼,“多谢皇祖母。”

“说吧,你想怎么做?”

花月颜直言道:“验尸。”

君离夜蹙眉,这女人还挺胆大?

两人由徐嬷嬷从内室带着走出来,外厅里的皇子皇孙们立马上前将三人围住,赶紧询问太后的情况。

徐嬷嬷直言说不过是虚惊一场,太后只是受了惊吓,已经醒了过来。

“夜王妃怎么在这里?”人群里,李雪柔不满的出声,仿佛有意将众人的注意力集中到花月颜身上。

众人的目光落在花月颜身上。

有鄙夷,有轻视,更多的是厌恶。

“夜王殿下,你的王妃与我的侍卫通奸,现在居然安然无恙?”李雪柔脸色极其难看。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看花月颜的目光更是充满了恨意,恨不得离她远远的。

生怕殃及自身。

“李姑娘,皇祖母已经下令,许我自证清白,事情还未调查清楚,你就断定通奸一事,只怕有些不合适。”花月颜语气凉凉。

君离夜侧目看了她一眼,说话条理清楚,逻辑清晰,一点也不像之前胸无点墨,蛮不讲理的泼辣女人。

“自证清白?”李雪柔一脸委屈,“是吗?我倒要看看,死到临头的你,怎么巧舌如簧。”

人都死了,死无对证,还自证清白?

真是可笑至极。

“王爷。”花月颜看向他。

“如你所愿,尸体在外面。”君离夜看都懒得看她。

众人一听尸体,吓了一跳。

因为好奇,他们跟着花月颜去了院子里。

紧接着,太后在徐嬷嬷的陪同下也出来了。

院子里,由清风亲自命人将一个男人的尸体抬了进来,用白布盖着。

在场的人都是皇亲国戚,娇生惯养,平日里对死人更是敬而远之,现下一瞧这阵仗,他们个个捂着鼻子,生怕闻着脏气味。

花月颜撑着身体,一步一个脚印走过去。

她之前在实验室里,做过不少解刨,接触过尸体,并不恐惧。

“小姐,您这是要干什么?这么多人看着,咱们别闹了好不好?”绿萝小步走过来,小声劝着。

花月颜冷眸扫向她,“我做事,你闭嘴。”

绿萝吓的缩了缩脖子。

花月颜将白布掀开,侍卫的心口处还插着一把刀子,刺入骨肉一半,正是因为这一刀,他才命丧于此。

花月颜弯腰,背部的伤痕裂开,有血顺着她刚换的衣服流下来,黏糊糊的让她觉得浑身都很难受。

她顾不了那么多,对着死去的侍卫喃喃,“为了你我的清白,对不住了。”

没人听到她说什么话,只感觉她疯了。

李雪柔阴阳怪气的出了声,“夜王妃今夜所作所为,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人都死了多半天了,瞧你竟还依依不舍的看着他,如若不是用情至深,又怎会大庭广众之下如此?”

冷嘲热讽的话,字字如针刺在花月颜心头。

她置若罔闻,开始解侍卫的衣服。

顿时有人大叫,“九哥,你这王妃当真是独一无二,众人围观,竟然解奸夫的衣服,也不怕伤风败俗。”

说话的是十一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