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短篇大全

精品《辛苦只有我知道》小说免费试读 辛苦只有我知道小说全集无删减全文

辛苦只有我知道 时间:2022-09-22 18:34:03

小说简介:《辛苦只有我知道》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辛苦只有我知道,是司七月所著的现代言情小说,目前已完结。全文讲述了。他喝了酒。满身酒气中依旧夹杂着女人的香水味。卿越很想问,但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急忙闭上眼睛装睡。她不是...

精品《辛苦只有我知道》小说免费试读 辛苦只有我知道小说全集无删减全文

第10章

第10章

“是不是你让奶奶将全部股份留给你的!?”

吴兰和公公慕振宏也冲上来质问卿越。

“怪不得你一直对祖奶奶千依百顺,感情是有目的的!”

“扮猪吃老虎,心机好深呐!”

大姑慕琴和二姑暮云也跟着骂起来。

“慕振宏,我看你们家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都分给你们家了!也不怕撑死!”

“你们家真是娶了个好媳妇!”

慕振宏被冤枉,一张老脸憋得通红。

他根本没想到,奶奶会将全部股份给儿媳。

为了证明自己清白,和大姐二姐吵了起来。

慕依然也冲上来,对卿越推推搡搡,大声喝道,“白落雪,你最好找祖奶奶说清楚,说你不要股权!快去!!!”

小诺心被那一张张凶恶的嘴脸,吓得大声哭起来。

卿越惊忙抱紧女儿,将她的小脸埋在怀里,尽量不让女儿被吓到。

她几次想为自己辩解,可喧吵的斥责声将她的声音彻底淹没。

“你就是个心机婊!嫁入慕家就是为了慕家的钱!”吴兰歇斯底里道。

吴兰现在虽是慕家主母,但公婆尚在,上头还有奶奶压着,在慕家根本没有什么实权。

她一直盼着将来从奶奶那里分点股权扬眉吐气,没想到竟被儿媳抢走全部股权。

她此刻恨不得将卿越生吞活剥!

顾念夕趁乱看了一眼遗产清单,上面居然没有提到她半个字。

她一直以为,在慕家十多年,还算深得祖奶奶喜爱,怎么也能得到点遗产。

却不想,祖奶奶那么多财产,根本没有她的份儿!

此时她才明白,她对慕家人来说,什么都不是。

“你们不要吵了,不要吵了!吓到诺诺了!不要吵了!”卿越大声喊着,用自己的身体保护被吓哭的女儿。

就在卿越不知所措时,慕亦宸走了过来。

卿越看到慕亦宸脸色阴郁,还以为,慕亦宸和那群人一样,是来斥责自己的,却不想慕亦宸说。

“这里的饭菜不和我胃口,我们回家吧。”慕亦宸从卿越怀里接过哭得抽抽搭搭的小诺心,第一次主动牵起卿越的手。

这女人的手很小,很软。

此刻因为恐惧,指尖冰凉。

慕亦宸下意识握紧卿越的小手,好像要用自己的体温和力量帮她暖手。

祖奶奶一直站在楼上,看着楼下喧杂的场面。

见慕亦宸牵着卿越的手往外走,得逞一笑,拄着拐杖回房了。

“那小子终于知道护着自己媳妇了!”老太太笑着说。

“还是老太太技高一筹。”孙妈笑着赞道。

有慕亦宸出面,慕家大部分人都不敢再出声。

慕家能有今天庞大的家业,全仰仗慕亦宸的功劳,谁都不敢得罪这位商界大佬。

但慕依然不怕死,拦住慕亦宸,尖声道。

“哥!事情还没有说清楚,你不能带她走!”

慕亦宸最讨厌这群人为了利益争吵不休的嘴脸,怒喝道。

“祖奶奶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祖奶奶的股权,想给谁就给谁!你们有什么意见,去找祖奶奶说!”

“哥!我可是你的亲妹妹,你居然袒护一个外人!”慕依然气得面部扭曲,怒冲冲指着慕亦宸身后的卿越。

卿越此刻已没有心情听那些闲言碎语,望着挡在面前高大挺拔的背影,心里漾开一丝暖意。

原来,慕亦宸的背影这么高大,让她忐忑不安的心,瞬间宁静下来。

这就是被保护的安全感吗?

从小到大,只有慕亦宸给过她这种安全感。

不管是小时候,还是现在。

“不要挡我的路!”慕亦宸发火了,吓得慕依然乖乖让路。

慕亦宸带着卿越和诺心大步走出主宅。

身后传来吴兰的咆哮声,“亦宸,那女人就是为了钱!之前还和我要一百亿!你不要被她骗了!”

顾念夕容忍不了慕亦宸牵卿越的手,赶紧追出去。

慕亦宸是她的!

怎么能当着她的面,牵别的女人的手,还出面保护别的女人!

顾念夕刚到门口,被王若涵伸手拦住。

“让开!”顾念夕厉声道。

刚刚在餐桌上,王若涵让她颜面尽失,这笔帐已经在心底记下了!

“你干什么去?”王若涵笑着问。

“要你管!”

“去追亦宸吗?他带着他的老婆孩子回家了!你追上去不好吧?”

“为什么!”顾念夕实在想不通,她在慕家多年和王若涵更熟悉。

王若涵为什么偏袒一个刚刚嫁进来两年的女人?

“不为什么,就是不喜欢鸠占鹊巢。”王若涵挑了挑眉梢。

“是白落雪占了原本属于我的位置!”顾念夕气得拔高声音。

慕家聚集在客厅中的众人,纷纷看向顾念夕。

一道道凉漠的目光,没有丝毫同情,也没有丝毫感情。

他们现在都在关心股权的事,根本没有时间理会顾念夕。

王若涵看着冷漠的一大家子人,笑着贴近顾念夕,小声说。

“看见没有?就算你在慕家长大,在这个家里,你只是一个被收养的孤女!就算你和亦宸交往过,不过是亦宸情窦初开时随便玩玩的玩具罢了!根本没有人把你当真。”

“只有你自己入戏太深。”

王若涵看着顾念夕青白交加的脸色,语重心长地拍了拍顾念夕的肩膀。

“你说你,当初有好好的正房不当,怎么偏偏喜欢当偏房小老婆呢!”

“还是早点面对现实吧!你已经出局了!”

顾念夕气得浑身发抖,脸色像调色盘一样精彩。

她难道不想嫁给慕亦宸吗?

她真的是不想当冲喜新娘吗?

是祖奶奶逼她出国,阻止了她和慕亦宸的婚事!

她顾念夕一定要逆风翻盘,让整个慕家的人都知道,她才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

回宸园的路上。

卿越看着紧紧牵着自己的大手,心中小鹿乱撞。

几次想要抽回手,却又舍不得。

结婚两年,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牵手!

望着走在自己前面,修长挺拔的背影。

心口倏然疼了起来。

如果慕亦宸能爱她,那该多好啊!

哪怕只要一点点,她也心甘情愿飞蛾扑火一直爱下去。

刚到家门口,慕亦宸发现一路上都牵着卿越的手,好像丢垃圾一样,嫌恶甩开卿越的手。

卿越看着自己的手,上面还残留着属于慕亦宸的温度,只是很快消散在了夜风中。

慕亦宸盯着卿越,暗如子夜的墨眸里寒气逼人,语气不善问。

“你要一百亿做什么?”

卿越的心脏猛地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