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短篇大全

顾微,周逸在线阅读作者落凤小说顾微,周逸

顾微,周逸 时间:2022-09-22 18:58:08

小说简介:小说角色名是顾微,周逸的名称叫《顾微,周逸》,这本书是作者落凤创作的古言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dash;会所的大门,在她身后重重关上。一具陌生高大的男性身躯,将她狠狠压在了门背上。黑暗中的唐安宁,什么都看不清。只感觉对...

顾微,周逸在线阅读作者落凤小说顾微,周逸

第四章 发现他身上有......

第四章 发现他身上有......

替他放洗澡水?

唐安宁回眸,抬起的小脸上满是错愕。

他怎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而且,还让她上二楼。

陈叔不是说,楼上是陆祁深的私人领域,绝不许她踏足一步。

甚至临走前还特意提醒了她好几遍,让她不要坏了规矩。

可是陆祁深没有给唐安宁思索的机会。

等她反应过来,陆祁深人早已不见了。

偌大的客厅,只剩她一个人。

唐安宁抬眸看向那蜿折的楼梯,直通二楼。

她咬了咬牙,跟了上去。

“咚咚——陆先生,我进来了。”

唐安宁敲了敲门,步入位于二楼的主卧。

这是一间装修十分特别的宽大卧室。

入眼全是压抑的黑,整个房间的所有软装家具色调都是墨黑的。

低调而沉闷。

卧室很大,分了多个区域。

唐安宁推门进去,余光瞥到陆祁深正站在床边,慢条斯理地抽去腰间的皮带。

她连忙低头,不敢乱看。

眼观鼻、鼻观心,默默屏息走进另一头的浴室。

唐安宁打算快点帮他调好水温,放好洗澡水就出去。

她半蹲在浴缸旁,一边放水,一边微微发怔。

事情怎么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不仅为了钱嫁给了陆祁深,还在帮他放洗澡水。

可是,她真的不敢违抗陆祁深的命令。

唐安宁发自内心的害怕那个男人。

说不出的怕。

尤其是,当他那双深不见底的墨瞳,冷幽幽凝着她时,她的心就会没来由地一紧。

“你在干什么。”

忽然,身后传来低沉冷漠中,夹杂轻微不悦的声音。

陆祁深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她身旁。

“啊,我......”唐安宁倏地回神,才发现不知不觉间,浴缸里的水已经快要漫出来了。

“抱歉,我没注意。”

唐安宁立刻起身,伸出手,想要关掉浴缸前侧的水龙头。

但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过度,还是因为蹲了太久小腿发麻。

她刚猫着腰伸出手,就感到腿上一软。

娇小的身子不受控地往前面的浴缸栽去。

“啊......”

眼看就要摔进水里,唐安宁吓得轻声尖叫。

千钧一发之际。

一只宽阔修长的手掌,从她腰下穿过,稳稳捞起了她。

紧接着,腰上蓦然加重的力道扣紧,将唐安宁整个人拽了回去。

她直直撞入了一个温热宽阔的怀抱。

此时的唐安宁仿佛一只受惊过度的小猫,沾了水珠的双眸紧闭着,睫羽微微颤动。

整个人既可怜又无助的,紧缩在男人宽阔的怀抱中。

陆祁深低眸,看到的就是唐安宁这样一幅撩人却不自知的娇弱姿态。

唐安宁......这个女人,她还真是不肯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勾引男人的机会。

陆祁深漆黑的冷瞳里蹿出暗色的火苗。

“滚开。”

他眸色狠狠一沉,无情地推开了她。

乍然被男人推离,唐安宁猛地从刚才的惊魂未定中回过神!

她慌乱地支撑住失去平衡的身体,迷丨离如水的眸子看清眼前的情况后。

那双水汪汪、湿漉漉的眼眸,睁得更大了!

眼前的男人未着寸缕,只在腰间松松垮垮系了条白色的浴巾。

他身上还沾染着一些,刚刚从她脸上带去的水珠。

那透明的水珠顺着他强健坚韧的胸膛滚下,再划过肌理分明的腹肌,最后隐没在那腰间的人鱼线下......

看到这一幕,唐安宁艰难地抿了抿唇。

她刚才惊慌失措下紧紧抱着的人,竟是陆祁深。

而她的脸,还贴上了他柔韧火热的胸膛。

“抱、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知道是你......”

唐安宁只能低头,慌不择言地向他道歉。

她是没反应过来,刚才抱着的人是陆祁深。

要是反应过来了,她只会躲得远远的,宁愿摔进浴缸里,也不会抱住他。

“呵,不知道......”陆祁深唇角勾起嘲意,从喉间最深处溢出冷笑。

他低睨着她看了看,“唐安宁,你当我是傻子么,嗯?”

这套公寓里,只有他们俩人。

唐安宁居然说,不知道是他。

“......”唐安宁瞬间沉默了几秒,她读懂了陆祁深话里的嘲意。

一时不知该怎么解释。

或者说,她知道该怎么解释,她只是太过慌乱词不达意。

但也知道,自己的解释他大概率不会相信。

所以,便懒得解释了。

眼看着面前的小女人一点点低下头,柔丨软的眉眼微微颤动着,两只小手紧紧绞在身前。

她不再吭声解释什么,脸上的神色也逐渐从娇软生动,恢复成最初的谨小慎微。

仿佛多说一个字,都怕得罪他。

陆祁深挑了挑眉,脸色逐渐阴沉。

“滚下去。”

“以后不许再上来。”

他沉声说,低哑的嗓音中仿佛压抑着什么。

听到他的话,唐安宁却如蒙大赦。

她以最快的速度下了二楼,回到自己房间。

直到——

反锁上房门,坐在床沿边。

她才不受控制地,大口大口喘起气来。

此时,唐安宁心跳如擂,整颗心脏仿佛都要从胸腔里跳出来。

她怔怔地回忆起刚才那一幕......

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

陆祁深的右侧肩头,似乎有一个已经褪去大半的牙印。

那个牙印......

她记得,一个星期前的那个晚上,在夜魅会所。

她疼到无法自抑的时候,也在那个男人的右边肩头,咬下了那么一个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