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短篇大全

乔裕写的作品有哪些小说章节列表-乔裕写的作品有哪些小说在线阅读

乔裕写的作品有哪些 时间:2022-09-22 19:16:20

小说简介: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苏笛原创的言情小说《乔裕写的作品有哪些》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乔裕写的作品有哪些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ot;物砸中身后人。随着闷哼声响起,勒着脖子的麻绳也渐渐失去...

乔裕写的作品有哪些小说章节列表-乔裕写的作品有哪些小说在线阅读

第3章

苏屏看着朝自己而来的瓷碗,立马偏头一躲。

“哐当”!

瓷碗砸在地上,碎成了渣滓。

房内的四个孩子瞬间不敢吭一声,都担心苏屏突然发飙。

苏屏见孩子们对自己的惊恐模样,忍不住叹了口气,连带着原本想骂沈墨的话也咽了下去。

想她一个喜欢孩子的人儿,到头来却把孩子们吓成这样。

原身可真是太作孽了!

苏屏把沈墨砸自己的事情当做没发生一样。

她走到瘸了腿的桌子旁,将手里的东西放下后,朝沈辰招手道:“辰儿,到娘这边来。”

“苏屏,你又耍什么把戏?”床上的沈墨皱着眉头问道。

“我能耍什么把戏,我就是想给我女儿包扎下伤口。”苏屏有些无奈道。

这男人对自己的敌意也太明显了。

“你会这么好心?”沈墨根本不相信苏屏的话。

他们做了这么多年的冤家夫妻。苏屏什么性子他一清二楚。

这女人一直嫉妒自己关心孩子比关心她还多,她甚至巴不得孩子们都死光。

这会儿却说要给女儿包扎,沈墨甚至怀疑她是借着包扎的名义折磨小女儿。

苏屏也不跟他废话了,沈辰不愿意过来,她就直接把人抱到桌子旁。

“啊!”沈辰吓得大叫,浑身抖得像筛子似的。

“毒妇,你想干什么?”沈墨脸色都变了。

“放开二妹!”沈风、沈月大叫。

“娘,你打我好了,别打二妹。”沈星也连忙道。

“吵什么吵,都给老娘闭嘴!”苏屏瞧着乱哄哄的几人,忍不住吼了一嗓子。

瞬间,所有人都安静了。

苏屏露出满意的表情,开始认真处理小女儿的伤口。

染了血的布头粘在伤口上,当苏屏用镊子将布从伤口上挑开时,沈辰疼得身体直抽抽。

小姑娘死死咬着嘴唇,再疼也不敢出声。

她怕自己的哭声惹得苏屏厌恶,到时候换来的将是一顿毒打。

苏屏被小姑娘的坚强和害怕弄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原身到底有多恐怖,才会让一个四岁的孩子隐忍到这种地步。

苏屏清理完伤口,以防万一,又涂了一层消炎药。

做完这一切,苏屏才用干净的纱布把伤口包扎好。

“辰儿,这几天不能碰水,也不能吃辛辣刺激的食物,知道吗?”

苏屏一边清理桌上的东西,一边朝小女儿叮嘱道。

沈辰看着判若两人的母亲,愣愣地点了点头。

见小姑娘乖巧,苏屏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奶糖,剥了外壳塞进小丫头的嘴里。

“刚刚我们小辰辰太勇敢了,连包扎都没哭,这是娘奖励给你的。”苏屏温柔道。

奶糖的甜味从口中蔓延开,沈辰只觉得自己在做梦。

只有在梦里,娘亲才会对自己这么好。

不止沈辰觉得做梦,沈墨和其他几个孩子也惊讶到不行。

眼前这女人转性了不成?

苏屏也不管房间里呆若木鸡的父子五人,收拾完桌上的东西就出去了。

原身和这家人那么深的矛盾一时半会儿是解不开的。

老话说的好,“日久见人心”,她相信自己的真心会让这家人改观的。

不过,在改观之前,她得先填饱肚子。

苏屏出了房间后,就把刚刚包扎用的东西收进空间,然后,去厨房做午饭。

房间里,沈墨朝小女儿招了招手,细细看了下她的伤口,心疼地问道:“辰儿,手还疼吗?”

沈辰摇了摇头,很是乖巧道:“爹爹,娘包扎好后,就不怎么疼了。”

“爹,我怎么觉得那个女人变了。”沈月困惑道。

“是啊,要换做以前,她早就对着小妹又打又骂了,怎么可能还给她包扎伤口、吃糖。”沈星也点头道。

沈墨回忆了下苏屏行为开始变异常的时间点,黑沉的眼眸闪过一丝轻蔑。

肯定是自己想把人勒死的行为让她害怕了,所以,才摆出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做给自己看。

就那女人的性子,不出两天肯定又变回原形。

苏屏可不管沈墨对自己是什么想法,这会儿她正为午饭发愁。

家里这几个人,病的病,小的小,一锅番薯粥哪里够营养。

柳山村后头有座山,凭着她的本事,猎点儿野鸡啥的应该不难。

但这会儿进山打猎,弄完都能吃晚饭了。

“有营养的食物......”

苏屏两指敲击桌面时,突然想起药箱里还有几包真空牛肉粒。

于是,变出药箱,将牛肉粒取了出来。

苏屏将牛肉粒的包装撕掉,把肉全部倒进碗里,又从灶台上盛了一碗番薯粥,拨了一点儿卤牛肉放碟子里。

最后将所有的东西全部放在托盘上,端着给沈墨送去。

苏屏进门前,先敲了下门。

对于苏屏这么有礼貌的行为,沈墨和几个孩子一时间有些不太适应。

“沈墨,我做了午饭,你吃点儿吧。”苏屏一边说,一边走进房内。

听苏屏说给沈墨送饭,四个孩子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你这么好心给我送午饭?”沈墨脸上露出讥讽的表情,朝苏屏道:“说吧,又想耍什么坏招了?”

“沈墨,你说话能不还这么难听吗?”苏屏端着托盘放到桌子上,有些不悦道。

“我没想耍坏招,我就是单纯给你做顿饭吃而已。”

苏屏说着,将床边的小矮桌搬到床上。

见沈墨面色苍白,苏屏忍不住道:“你一个人能行吗?要不要我喂你吃?”

她身为军医,照顾病患这点儿事还是熟悉的。

“不用。”沈墨毫不领情道:“我废的是腿又不是手。”

“是是是,你那手力气大着呢!”

苏屏忍不住讽刺道:“尤其拿麻绳的时候,比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还有力道。”

一听苏屏说麻绳,沈墨的脸色微微变了变,脾气也消下去几分。

苏屏也没再继续说话,只将食物放到矮桌上。

当沈墨看到碟子里的牛肉粒时,平静的面孔瞬间大怒,抬手就把托盘里的食物全部扫在了地上。

屋内响起碗盆打碎的刺耳声。

“啊!”苏屏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吓了一大跳。

她后退两步,朝床上的男人喊道:“沈墨,你又乱发什么脾气?”

沈墨眼底涌起鲜红的暴怒,发狂似的朝苏屏嘶吼道:“姓苏的,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你个毒妇!你又想下毒毒死我,好卖了几个孩子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