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短篇大全

小说精彩阅读-全本阅读

金晚墨祁安 时间:2022-09-22 19:51:33

小说简介: 小说章节目录|简介分享作者南州有橙佳作,主角金晚墨祁安是怎样出场,又是怎么结局的;......

小说精彩阅读-全本阅读

第5章

第5章

淡淡的栀子花香隐藏在现场各种芬芳中,墨祁安是个对气味十分敏、感的人,这种令他食髓知味的气息,印象深刻得很。

金晚下意识往墨非身边靠了一小步,面前高大男人沉甸甸的气势罩面压下,令她一瞬紧张得呼吸不畅。

墨非父亲的声音传来,“墨非,还不叫人?”

墨非立马出声,“九叔。”

墨家老九,墨祁安,墨家年轻的掌权人。

传闻这个男人阴狠果决,手段刁钻。是墨家这个世纪以来唯一的经纬之才,所以年纪轻轻就力压墨家众人,坐上家主大位。

墨祁安给人的压迫感太过强烈,以至于此刻的大厅内,连空气都变得严肃。

墨祁安气息一冷,出声问:“她是?”

墨非忙道:“我在西江的朋友,我的学妹。”

言下之意,认识多年。

金晚动了动唇,快速抬眼,人都没看清,又连忙埋低了头,没打招呼。

墨非下意识把金晚往身后拉,他个子高瘦,能把金晚完全挡在身后。

墨非父亲当即出声,“祁安,老爷子和长辈们在里面,都等你呢。”

墨祁安移开目光,大步往里走。

墨非的叔叔一走,金晚呼吸瞬间顺畅了。

墨非把金晚拉开一旁,小声说:“我去打个招呼就走,你等我一下。”

“好。”金晚忙点头。

墨非一走,周围议论纷纷的声音传入金晚耳中。

“那是二爷从外面接回来的私生子?叫墨非是吧?”

“一个私生子也能出现在这样的家宴上?”

“听说二爷为了让那私生子认祖归宗,在老爷子那跪了半天。”

“一个私生子,还被寄以厚望,痴心妄想。”

金晚听得心酸,就算墨非是私生子,就不配得到尊重吗?

墨非与族里长辈打了招呼,就快步朝金晚走来,生怕她被人冒犯。

“我们可以走了。”

他展开好看的笑,眼里都是她。

“嗯。”金晚点点头。

墨非在众人注目下,拉着金晚快速离开。

金晚手被墨非牵着,大步跟在他身后。

她看着墨非的背影,心想,这么完美的人,也有令人心疼的一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痛苦,但每个人都在努力的活着。所以,她那点不堪算什么?

…...

推理馆外,金晚捧着奶茶,踩着平衡车在空地上飞扬,笑容感染了整个季节,阳光暖暖的铺满人间。

砰!

金晚一转弯,来不及刹车,身子朝斜前方摔倒的瞬间,她整个人被大力拽进了一个强硬厚实的怀中。

可奶茶在这瞬间,洒了对方满身!奶茶从工整的高定西服上滴落,很有点狼狈。

金晚惊魂未定,被人扶稳后赶紧退后两步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先生,我帮您把衣服洗了?”

她情急抬眼,对上一双冰冷得没有温度的眼睛。熟悉的迫人气息迎面打来,她一怔楞,恐惧从心底里蔓延开。

这、这人好像是墨非的叔叔?

金晚下意识挪动脚,又后退了两步。

她小小声说:“对不起,您来找墨非学长吗?他今天没来店里。”

“找你。”墨祁安冷声道。

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侵略性十足。

金晚更加错愕,不解的望向男人。

他找她有事?

墨祁安眸色阴沉的审视着金晚,那晚,她可是热情得很。

“华南陈总前不久收了个干女儿,是你。”

墨祁安语气已是肯定,他对陈炼那个层次的人本不关心。那一晚的破例,也是此生唯一一次。

原本已经过去不提的事,可又在家宴上见到这个处心积虑的女人,还跟他刚回洲际的侄子牵扯不清。

在他这里没讨到好,所以转向他还没出社会的侄子,铁了心要纠缠他墨家了?

墨祁安目光发冷,发狠,像把锋利的刀刃,一刀一刀往金晚身上剜去。

看她这清纯无辜的样子,倒确实有蛊惑人心的本事。

金晚眉头一皱,漆黑溜圆的眼睛满是不解。

“不知道,不是!先生,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总也不认识。”

然而,铁板钉钉的事实,墨祁安不会因为她的否认,就信了她。

他冷声警告:“不要再接近墨非,还有什么目的,一并找我。”

“什么?”金晚满目错愕。

这个男人到底在说什么,怎么自己一句也听不懂?

她又懵又无辜的样子,看在墨祁安眼里,那就是另一种稚嫩的诱惑。

墨祁安不屑冷哼:陈炼倒是把男人的内心摸得透彻,哪个成年男人,拒绝得了这样娇俏可人的尤物?

眼前这个小女人,无疑是陈炼调训出来扩展人脉的利器,连他都差点着了道。

那晚的她,虽主动,但稚嫩青涩。

他以为她年幼经历不多,但现在想来,只怕稚嫩青涩就是她的必修课。

墨祁安再道:“我没兴趣看你无聊的把戏,言尽于此,自己考虑。“

墨祁安转身就走,伟岸身躯冷傲阴沉。

“那你的衣服......”

金晚咽下后半句,虽然墨祁安的话莫名其妙,但她大致明白墨祁安来这里的原因,不就是寻常可见的豪门手段?以为她接近墨非是有目的,来警告她呗。

呵!神经病。

金晚捧着奶茶,踩上平衡车飘回了店里。

她身正不怕影子斜,对墨非从没有任何非分之想。所以墨非叔叔警告她的事,很快抛去脑后。

但她忘记这事,有人可一门心思惦记着。

那边左特助看墨祁安阴沉脸回来,立马殷勤的拉开车门,紧跟着上车,边开车边试探的问:

“爷,金小姐承认了?”

墨祁安胸腔怒气攒动,大抵是气自己怎么跟那种见不得光的女人有过牵扯。

他应该彻底忘记那个插曲,不再想起才对。

可,他竟......

左特助当即宽慰道:“其实爷,金婉儿小姐以前不长现在这样,甚至都不叫这个名字。那张脸是清纯好看,但也是整容技术的功劳。而且......”

左特助快速打量了眼后座的墨祁安,才继续说:

“金婉儿小姐就是为了钱,才跟了华南陈总。那陈炼对外说是认的干女儿,实际上干的是什么勾当......”

左特助看墨祁安的面子,肉眼可见的黑了,当即闭嘴。

他猜测:爷这是......放不下金婉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