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短篇大全

《一直追着他江笙 杨槐》小说完结版精彩阅读 一直追着他江笙 杨槐小说全文

一直追着他江笙 杨槐 时间:2022-09-22 21:07:06

小说简介:男主是一直追着他江笙 杨槐小说名字叫做《一直追着他江笙 杨槐》又名《一直追着他江笙 杨槐全文]》是作者猫小咪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一直追着他江笙 杨槐,全文讲述了男人将她压倒在床,脸上尽是压抑的隐忍和杀意。还...

《一直追着他江笙 杨槐》小说完结版精彩阅读 一直追着他江笙 杨槐小说全文

第10章

第10章

叶风愣了一下,默默看向手机里沈清清两小时前发来的短信问:“傅爷,沈小姐说今晚要加班不回来了,她......没给你发短信吗?”

傅穆川看了眼空无一条短信和电话的手机,心情更加阴郁。

沈清清夜不归宿不和他这个丈夫报备,和他的助理报备??

注意到主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叶风欲哭无泪。他现在不知道是该后悔自己说收到了短信,还是该抱怨沈清清害他了。

他问:“傅爷,需要我派人去将沈小姐接回来吗?”

傅穆川冷着脸起身,“不用,明天,她自己自然会回来。”

回房前,他还不忘嘱咐白雪:“早点休息。”

白雪脸色阴暗妒忌,手里的拳头重重砸进了沙发里。

“搞了半天,傅穆川一直在等沈清清?”

她心里涌上一丝危机感,“沈清清,最近你的手段倒是高明了不少。你以为这样就能让傅穆川对你产生好感吗?呵,等到明天开庭,傅穆川只会更加厌恶你!”

晚上,傅穆川重新回到失眠的状态,在房间辗转反侧。

而沈汐汐则在律师大厦睡的极其香甜。

次日清晨,帝都的记者和媒体全来了,法庭里挤满了人,就连站脚的地都没有了。

江龙一如既往的猖狂,冲着原告阿伟吹着口哨咧嘴笑:“大叔,你要是求我的话,我或许能考虑考虑将你那半死不活的女儿收做情人。”

阿伟被这番挑衅的话气的连连干咳:“你,你这个畜生!”

砰砰砰--

法官手中的法槌落下,全场一片肃静:“开庭!”

沈汐汐捧着资料入座,看着座无空席的法庭,不禁感慨:沈清清的排场果然很大。

可下一秒,她的目光骤然被两道熟悉的身影吸引而去。

那是,傅穆川和白雪?!

正当她疑惑这两人怎么会出现在法庭时,白雪站起对她挥了挥手:“清清姐姐,加油!”

傅穆川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无比俊朗的眉眼间满是厌恶。

沈汐汐心思一沉,狗男女同时出现,准没好事!

随着开庭,原告律师再度将江龙的种种恶行一一列举。

江龙架着二郎腿看向沈汐汐:“沈律师,到你出场了。”

沈汐汐目光微敛,脸上是和沈清清如出一辙的冷漠,她向对方律师开口问:“你列举罪证很清晰,但是,你有证据吗?”

一句问话,让原告律师顿时噎住。

江氏公司的人出手,他们怎么可能拿的到证据?

阿伟睁着猩红的眼睛瞪着沈汐汐,仿佛在斥责女人的狠心无情。

江龙嘴角的笑容更加肆意,竟当场笑出了声:“大叔,没有证据,你可不能诬陷“好人”啊!”

他特意将好人两字咬的极重,随后哈哈大笑。

看到这,所有记者和群众无比失望。

他们还以为会有反转奇迹发生,结果看来,普通人根本斗不过资本家。

“穆川哥哥,清清姐姐怎么能这样?她怎么能助纣为虐?怎么能替那样的坏人辩护?我还以为清清姐失踪几天回来后会有改变,我没想到......”

白雪颤抖着肩膀将脸埋起来小声啜泣,可藏在掌心的那张脸却没有半分伤心之意,反而多了一丝凝重。

她刚刚分明看到傅穆川看向沈清清的眼神十分认真,可是以前,他根本不会拿正眼看她的。

傅穆川脸上留着薄凉道:“她那样的女人,会有什么改变?”

沈清清失这次回归后的确有些和以前不大一样,可这又能证明什么?她还是原来那个为了钱黑了心的沈清清。

对于这场早已注定结局的官司,他并不感兴趣。

傅穆川起身离开,刚一转身,原本安静的场面下,沈汐汐的声音再度响起。

“你们想要证据吗?”

阿伟恨的牙痒,认为女人这番问话无疑是在挑衅他们:“沈清清,你够了!就算我们想要证据又如何,你能给我们吗!”

“能。”沈汐汐开口只回了一个字,可这个字却铿锵有力,回荡在整个法庭。

一个简单的字,引起轩然大 波。

“沈清清是疯了吗?她不是被告的律师吗?怎么站原告那去了?”

“不可能吧?这会不会是圈套?沈清清可从不做让自己败诉的事!”

“不管是不是圈套,我现在更加期待了!”

......

傅穆川迈离的脚步骤然停下,他转身看向法庭中站立的沈汐汐,眯起的冷眸里闪过一丝惊讶。

她,要做什么?

阿伟愣住:“你说什么?”

沈汐汐冷着脸,原本是心跳如鼓的紧张心情,却在真的走出这一步后变的一片安静,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这无疑是将沈清清的黑暗事业枢纽全部摧毁。

可是,她无法看着那些活生生无辜的人被沈清清亲手推下深渊,她必须这么做。

她将收集来的证据交由法官,“这里面是被告江龙进出原告阿伟家的照片,通过时间能确定当时江龙在案发现场。”

沈清清在黑暗里行事这么久,现在,她要将这一切击碎,让她重新回到光明下。

她拍了拍手,神情肃穆的继续道:“除此之外,我还找到了两个目击证人。”

随着掌声落下,顾淮书将一对老年夫妻带上了法庭。

老年夫妻低着头,将事实说出:“法官大人,当时我们买完菜回来看到,看到江龙正在对阿伟的女儿做畜生之事!我们,我们亲眼看到了!”

江龙看到这一幕,再也笑不出来了。

“怎么可能!我明明派人将他们送出了国!”

他惊恐的瞪大双眼,冲着沈汐汐大喊:“沈清清,你到底在做什么!你是我的律师,你要帮我脱罪,不是帮我定罪!”

“我从不帮人渣脱罪。”沈汐汐冷冷回。

沈清清愿意委身在黑暗的利益下,可她不愿意,不仅如此,她还要带着沈清清一起走出去!

江老在旁听席坐不住了,他一脸冷色,怎么都想不到沈清清会在法庭当众倒戈背叛他。

“这些算的了什么证据?照片只能证明我儿子去过那,怎么能证明他做了什么?再者说,我们怎么知道这是不是证人?万一是你花钱雇来做假证的呢?”

他威胁的看向沈汐汐:“沈律师,你可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

沈汐汐从容应对,“我当然知道。”

她望着江老,不紧不慢的拿出了手机播放了录音:“江老,如果那些不算证据的话,那不知道这个算不算呢?”

没一会,整个法庭都回荡着江老的声音,“我就这么一个儿子,能有什么办法?再说了,不过是区区两个贫民而已,能被我儿子羞辱也算是她们的福分......”

江老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眼,他终于明白,车上那些话是沈汐汐故意套路他的!

“沈清清,你敢设计我!”

沈汐汐没有理会他,转头看向法官。

她站的笔直,充满正义的声音在此刻铿锵有力:“法官大人,江龙犯下擅闯民宅罪、强 奸罪、故意伤人罪之手段极其残忍,险些致死无辜受害者,应当判处他无期徒刑!”

一听无期徒刑四字,江龙吓得当场昏迷。

阿伟和原告律师一脸懵圈,沈清清真的......在帮他们?!这不是在做梦!

如今儿子的罪行被当众揭穿,江老隔着人群投向沈汐汐的眼神寒冷如蛇蝎:“沈清清,怎么?恶人做了这么多年,突然想做好人了?”

他看向在场的所有记者和法官,抬手指向沈汐汐:“你们别被她现在这番看似公正光明磊落的行为给骗了,她沈清清能是个什么好东西?”

江老破罐子破摔,提高嗓音大喊:“她沈清清啊,可收了我不少的贿赂!”

话音刚落,法庭内一片哗然。

沈清清专为豪门打官司,这其中一来一往的金钱关系,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没摆在明面上来说罢了。

现如今江老将此事说破,不仅是公然撕破脸,更是要彻底毁了沈清清在豪门这么多年来经营的名声和形象。

沈清清当众背叛江氏公司给原告做证,这还是整个律师圈里的第一次!

法庭里,所有的摄像机全部对准了沈清清和江老,似乎期待着下一步一触即发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