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短篇大全

《江枫菀菀前男友教得好》江枫菀菀前男友教得好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江枫菀菀前男友教得好 时间:2022-09-22 22:35:16

小说简介:完结小说《江枫菀菀前男友教得好》在线阅读,小说笑如提线木偶的男女主是江枫菀菀前男友教得好,由六月添狗精心写作而成,扣人心弦,值得一看。过去了,但是在发抖之前做过什么?这,一定要说吗?刚刚呜呜,呜呜一辆救护车在大街上,急驶...

《江枫菀菀前男友教得好》江枫菀菀前男友教得好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江枫菀菀前男友教得好第1章

“喂,120吗,快来人,我女朋友出事了!”

“请问你地址在哪里?”

“香格里拉大酒店1707号房,快来,她快要死了……”

“好的,救护人员马上赶来,你先保持镇定,告诉我病人现在什么情况?”

“她昏过去了,但是在发抖……”

“之前做过什么?”

“这,一定要说吗?刚刚……”

“呜呜,呜呜……”

一辆救护车在大街上,急驶而过。

车上,除了司机,还有两男一女三个急救医生,都比较年轻。

年轻女医生抱怨:“我都下班准备跟闺蜜看电影去了,结果来个这样的病人,电影泡汤了,我敢肯定,绝对不是真女朋友!”

一男子道:“怎么确定的?”

女医生丢过来一张120接警单。

两个男医生凑上去一看——

“哦,我的天!”

“现在的女孩子,还真是不知自爱!”

女子翻一白眼:“别带上我!”

顿了顿,看向另一个男子,“陈言,你倒是要长点心眼,你女朋友那么漂亮,可别被富二代拐了去,万恶的金钱,真是很难抵抗。”

叫陈言的年轻男子,微微一笑,眼中都要溢出幸福感,道:“放心,我家舒舒不是那样的女人。”

女子撇嘴:“对了,你不是说今天你女朋友生日,你还买了礼物要给她庆祝生日,现在临时加班,你不打个电话汇报一下?”

陈言道:“打了,没打通,可能没电了!没事,她很通情达理,会理解的。”

另一男子道:“真是羡慕你,有这样的女朋友。”

很快。

香格里拉大酒店到了。

几个人快速冲到1707号房。

“病人呢,病人在哪里?”

“哪里不舒服?意识清醒吗?病人……”

问话的是那名女医生,结果,问到一半突然卡住了,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地上,坐着一位年轻女子,容貌长得挺美,但此刻头发散乱,脸色殷红的不太正常,身上只裹着白色浴巾……

然而,女医生认识她。

她叫王雅舒!

“舒舒?!”

一声大喊如惊雷,陈言扑到女子身前,眼睛瞬间血红,脑门青筋乱冒,“你……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事?”

女子,正是他的女朋友。

“陈……陈言……”

王雅舒也瞪圆眼睛,显得脸色更白了。

陈言不敢相信,刚刚还在车上讨论,不知自爱的女子,居然就是自己的女朋友?

他目光一转,看向旁边的男人。

这一下,眼神更是冒火。

“是你,蒋丞夫!!”

“你对舒舒做了什么?你个卑鄙小人,无耻畜生,你是不是给舒舒下药了?你个王八蛋!我杀了你!”

陈言大叫,不能承受这种痛,他的女朋友,他平时爱如珍宝,而且约定了结婚之夜再洞房花烛,却没想到,被这个蒋丞夫如此欺负。

都不像人样了!!

蒋丞夫,陈言认识,同一个大学的,一个富二代,追求王雅舒很久了,但王雅舒根本不接受,认为他是个人渣,所以,陈言认定,王雅舒绝对是被这个畜生下药弄来的。

他冲上去,一拳打在蒋丞夫的脸上,掐住他的脖子,然后……

“呯!”

一个酒瓶子落在了陈言的脑袋上。

酒瓶破了,陈言的头也破了,鲜血直流。

动手的,居然是王雅舒!

她自己恢复了行动能力。

陈言看着她,头痛,心更痛:“为什么?难道你……不是被强迫的?”

王雅舒扔掉瓶子,把蒋丞夫拉到身后,指着陈言,用一种他从来没见过的陌生表情说道:“当然不是强迫的,他是我男朋友!”

“那我呢,我算什么?”陈言大吼道。

“你?你算个屁!”王雅舒冷笑道,“陈言,你给不了我要的,你没房没车又没钱,没爹没娘还没靠山,我以前是瞎了眼,觉得你有才华,但才华有个屁用,跟蒋丞夫一比,你连个屁都不是,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出局了!”

陈言脸色数变。

由青转白,由白转绿。

“舒舒,这真是你的真心话吗?”

“是不是这个王八蛋威胁你?”

陈言刚说完,就被王雅舒打了一巴掌:“你才是王八蛋,没用的软蛋,我男朋友,不是你这种垃圾能骂的!还有,别叫我舒舒,你不配!”

蒋丞夫笑着,一把搂住了王雅舒。

手还在上面揉,一边道:“陈言,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有多大了吧?你曾经视若珍宝的舒舒,其实早就是我的女人,可怜啊,你做了她一年男朋友,恐怕连她的身体都没看过,可我呢,早就睡过上百次了,这就是现实,还有,你打了我一拳,后果很严重,你现在跪下来求我,也许我会放你一马,不然,让你连实习医生都没得做!”

陈言,咬破了嘴唇。

他抓起一张椅子,就要跟蒋丞夫拼命。

“陈言,陈言,你冷静点!”

女医生冲上来,一把拉住他往后拖,一边叫道,“你们是不是太过份了?有这么欺负人的吗?王雅舒,亏他对你这么好,你怎么可以这样?劈腿还有理了?”

王雅舒怒道:“信不信我连你一起打?”

“你……”

蒋丞夫挥手:“滚滚滚,全都给老子滚蛋,还有,今天的事,你们谁要是敢说出去,我蒋家,会让你们从江州消失!”

……

从酒店出来。

陈言失魂落魄,心中最重要的信念崩溃,仿佛天都要塌了。

王雅舒,怎么会变成这样?

女医生柳燕喊他:“陈言,快上车,我给你包扎一下伤口。”

陈言摇摇头,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他现在感觉自己就像个天大的笑话,绿帽子戴了不知道多久,他却不自知,还在人前显恩爱,现在想起来,一头撞死的心都有!

“陈言,陈言,你去哪?”柳燕喊道。

“算了,让他一个人静静吧,男人遭遇这种事,哎,真惨……”

陈言走在路上,满脑子都是王雅舒和蒋丞夫搞在一起的画面,整个头都要炸了,他没注意的是,头上的鲜血滴下来,落在他脖子上挂着的一块玉佩上。

玉佩上,一个奇异的图案突然亮了起来,猛的印在陈言的胸口上。

“啊——”

“好烫,好烫!”

陈言一声大叫,连忙去抓胸口的玉佩。

与此同时,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冲进了自己的脑子里,汹涌澎湃,那是海量的信息——

医术武功,符箓占卜,琴棋书画,甚至还有厨艺。

五花八门,海纳百川。

陈言感觉人都要傻了,思绪一动,那些信息就清晰的浮现在脑海,就像原本就是他的记忆一样。

“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脑袋被打破后,我出现了创伤妄想症?”

陈言僵立在的走道上,正在这时,马路上射来一道雪亮的车灯,一辆红色法拉利,像喝醉了酒一样,歪歪扭扭,又速度极快,然后直直的朝陈言撞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