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短篇大全

新婚夜病秧子老公要我亲亲他免费阅读-新婚夜病秧子老公要我亲亲他小说新婚夜病秧子老公要我亲亲他完本

新婚夜病秧子老公要我亲亲他 时间:2022-09-22 23:13:20

小说简介: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新婚夜病秧子老公要我亲亲他》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朋友推荐哦!新婚夜病秧子老公要我亲亲他限时免费最新章节在线:,专柜里的大牌礼服随你挑,没有这个数,你别想走出来!婚纱礼服租赁店的老板娘挥着亮晶...

新婚夜病秧子老公要我亲亲他免费阅读-新婚夜病秧子老公要我亲亲他小说新婚夜病秧子老公要我亲亲他完本

第8章

第8章

楚幽蓝原本就一夜没有合眼,头重脚轻,一听这话,她第一反应是,自己一定出现了可怕的幻觉。

她怎么可能嫁给一个只见过三次面的男人?!

“厉、厉先生......”

楚幽蓝吓得后退了两步,一脸惊吓。

“楚小姐,我知道自己的请求有些唐突,不过......”

不等厉谨言说完,楚幽蓝立即摇头:“厉先生,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这个玩笑并不好笑,虽然你帮过我,但是,请你以后不要再和我开这种玩笑了。”

说完,她转身要走。

“等一等!你口中的男朋友,就是那个宋翊吗?”

厉谨言喊道。

听到宋翊的名字,楚幽蓝急急回过头来,“你见过宋翊了?”

拿起事先准备好的一个信封,厉谨言递到她的面前:“你自己看吧,我猜,他现在应该还在蒙头大睡。”

楚幽蓝愣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一把接了过来。

她飞快地拆开信封,发现里面是一沓照片。

而照片上笑得一脸谄媚的男人,正是她的男朋友,宋翊。

楚幽蓝发誓,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宋翊。

他穿着昨天的那身衣服,看样子,这些照片应该就是在昨天拍的。

宋翊身边的那个女人,有一点眼熟,楚幽蓝想了一下,终于认出来,她是厉思雅,之前在文华酒店见过的那个富婆!

“你口中的男朋友,现在正和我姐姐在一起。至于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应该不用我再说了吧?”

厉谨言看了一眼楚幽蓝的反应,轻声说道。

她很想大喊一声“这不是真的”,然后再把手上的照片用力丢到厉谨言的脸上,掉头就走。

可是,结合宋翊这一段时间对自己的态度,以及他经常不见踪影,声称去见客户,不方便接电话等细节,楚幽蓝知道,他是真的已经和别的女人搞在了一起。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深吸一口气,楚幽蓝把照片放回信封,重新还给了厉谨言。

“谢谢你告诉我。”

厉谨言把信封顺手放在一旁,微微眯起眼睛:“你是真蠢还是假蠢,你以为昨天的事情只是一场意外吗?为什么你被关在房间里,而他却能在酒店里和别的女人约会?如果不是因为你迟迟不回家,手机也打不通,你大哥怎么会忽然犯病?”

他的话令楚幽蓝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被宋翊背叛的伤害已经很大了,再加上厉谨言又用赤|裸裸的话语戳穿了宋翊的谎言,她几乎无法承受,只觉得自己好像被当众扒光衣服一样,无处遁形。

“他不仅骗了你,还差一点儿害死你大哥,你还把他当成男朋友?”

厉谨言冷笑着问道。

“我知道了,我会和他分手。但是,不管我和他怎么样,我都不可能跟你......”

楚幽蓝怎么都说不出“结婚”两个字,她后退一步,拎着保温桶,飞也似的走了。

见她走了,厉谨言也没有再说什么。

倒是一旁的苍鹰有些疑惑:“这女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以厉谨言的外表,家世,能力,就算现在伤了一条腿,只能坐轮椅,还是有无数女人巴不得能够嫁给他,成为厉家的少奶奶。

可这个姓楚的却不识好歹,反而像是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头也不回地走了。

“想要嫁给我的女人才是真的脑子有问题。她,正常得很。”

厉谨言自言自语道,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腿。

带着复杂的心情,楚幽蓝走进病房。

护士给楚幽白抽了几大管血,用以做各项检查,童淑清站在一旁,担忧地看着儿子。

“妈,哥,抽完血了,可以吃饭了吧?”

楚幽蓝放下东西,故作轻快地说道。

“一宿没睡吧?黑眼圈都出来了。”

童淑清走过去,看着女儿,低声说道。

“才不是,没化妆嘛。”

楚幽蓝笑着说道,盛了两碗汤,然后亲手喂给楚幽白。

吃过早饭,她拉着童淑清,偷偷走出病房。

“妈,我问过了,最近二手房市场有些低迷,咱家房龄又太老了,急于出手,价格不会太高,估计只够手术费的一半。”

楚幽蓝低声说道。

“我知道。”

童淑清叹了一口气,沉默了片刻,她又试探着问道:“宋翊的公司最近怎么样?”

楚幽蓝一下子明白了她的意思,脸色一白。

“妈,宋翊那边......他自顾不暇,我不能向他借钱,再说,他也没有钱......”

她结结巴巴地回答道,不太敢去看童淑清的眼睛。

童淑清盯着楚幽蓝,似乎明白了什么。

过了几秒钟,她才开口:“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和他刚刚确定关系,我怎么能向他借钱呢?这不合礼数,我不会那么做的。”

楚幽蓝暗中松了一口气,同时,她又像是吃了黄莲一样,心里无比的苦涩。

为了不让童淑清担心,她暂时还不能把宋翊已经劈腿的事情说出来,只能硬撑着,等过去眼前的难关再说。

“你是楚幽白的家属吗?主任让你过去一下。”

一个经过的护士对童淑清说道,还指了指不远处的办公室。

“哦,好的,谢谢。”

童淑清连忙松开握着楚幽蓝的手,让她先回去,自己则匆匆去了医生办公室。

楚幽蓝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前方。

她站了一会儿,才转身,准备回病房。

“啊!”

刚转过身,楚幽蓝就看见厉谨言坐在轮椅上,正在自己的身后,不足一米远的地方。

“你怎么在这里?”

她捂住心口,被吓得不轻。

“是你想事情太入神了,我的轮椅在行进的时候不可能没有声音。”

厉谨言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我问过医生了,你哥的身体不能再拖了,要尽快做手术。至于手术费方面,如果你同意的话,由我来出。你妈妈年纪大了,需要有一个能遮风挡雨的地方,卖掉房子并不明智,你说呢?”

等到楚幽蓝稍微平静下来,他开口说道。

她蹙起眉尖,心生排斥,忍不住脱口问道:“所以,你这是要和我做交易吗?你看准了我们无钱无势,所以就跑来让我嫁给你?难道有钱就这么了不起,可以拿人当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