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短篇大全

黎盼盼姜瑜的小说by橘子不酸章节目录阅读

黎盼盼姜瑜的 时间:2022-09-23 00:28:45

小说简介:橘子不酸处女作成了热门小说《黎盼盼姜瑜的》由橘子不酸,主角黎盼盼姜瑜的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女人,我命令你即刻从我身上下去,要不然我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战尘爵气的咬牙切齿。他向来对异性厌恶不已,也不知道今天...

黎盼盼姜瑜的小说by橘子不酸章节目录阅读

 

第7章 战尘爵对你动手了?

乔伊夏把散落的发丝拢到而后,走到战尘爵面前坐了下来。

桌子上有煮好的茶,她可不客气的给自己倒了一杯。

“我来都没想过跟任何人叫板,我只是想过好自己的日子,但命运就是这么奇怪,越想去躲着谁,又偏偏要遇见。

我初来乍到生意难做,还请战总裁高抬贵手通融一下。”

战尘爵慵懒的靠在椅背上,唇角上挑扯出一抹笑容,“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吗?”

“战总裁可能误会了,我不是在求你,我是正常的跟你商讨而已。咱们签的合同上也没有规定要用紫色的郁金香,你们若是执意无理取闹,便是你们违约在先,是你们要赔违约金。”

“是吗?”战尘爵起身,走到了乔伊夏跟前,他斜倚在办公桌上,英俊无双,“我说你在跟我叫板,你还嘴硬,要是打起官司来,我有一百种办法来证明是你们违的约。

初来乍到就更应该夹着尾巴做人,你现在要做的不是来跟我逞强斗胜说狠话,而是应该积极的想办法完成我这个甲方的要求。”

别说在全国,就是全球,他签约的乙方也没有敢如此跟他说话的。

乔伊夏抿了一口茶,讽刺的笑了笑,“没想到堂堂战家三少,也是一个俗不可耐的人,为了一个女人不惜如此为难自己的未婚妻。”

“你吃醋了?”战尘爵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乔伊夏,你最好认清自己的位置,名义上你是我的未婚妻,实际上你在我心中就是下作的女人一个!”

死丫头又装又立,如此肮脏的女人怎么能配进他的门?

也不知道他妈到底是着了什么迷。

“滚开!”乔伊夏打掉了他的手,“既然这样,咱俩也没什么好谈的了。”

说完,她就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贺阿姨吗?我是夏夏,我现在在尘爵的办公室,他为了点小事为难……”

“你住嘴!”

乔伊夏的话还没说话,战尘爵就一把夺过她的手机挂断了电话。

气急败坏的道:“乔伊夏,你可真是卑鄙啊!”

乔伊夏却耸了耸肩,笑道:“我又没有伤天害理,这可不叫卑鄙。一入商界深似海,一个合格的老板,应该在法律准许范围内尽一切可能的不择手段为自己的企业赚利润,为自己的员工谋福利。

嘻嘻……战总裁你说是吗?”

是!

怎么不是?

这些年他不一直都是这么干的吗?

若不然帝星也不会有现在的繁华鼎盛。

可现在这个死丫头竟然这也对待自己,分明是赤果果的挑衅!

“乔伊夏,你知不知道你等于你这种做法等于是在悬崖边行走?随时都有可能粉身碎骨!”

乔伊夏站起了,伸出芊芊玉手抚上他的衣领。

“难道我对你百依百顺讨好奉承,你就能疼我爱我,护一世无忧了吗?”

她从不想依附男人,也更不信哪个男人能当她永远的避风港。

她的话虽然凌厉,眉宇却极尽温柔,一双清亮眸子如染了薄薄的雾气,勾的人不可自拔。

而她的手也像是有魔力一般,单单是放在他的胸膛处,就能让他心跳加速。

她,就是个妖精!

明明干的都不是人事。

却能某惑人心,勾人魂魄。

“滚!”

战尘爵怕再这么下去,他又控不住自己,便将她狠狠的推了开。

乔伊夏今天穿的是高跟鞋,根本站不稳,脚下一歪“噗通”摔倒在了地上。

骨头生疼。

“嘶……”

乔伊夏转头瞪着战尘爵,“你是不是脑子有病?跟女人动手,你算什么男人?”

这狗男人的脾气真是阴晴不定,上一秒还好好的说话,下一秒就要动粗。

战尘爵只是想推开她,也没想到到手劲这么大。

“是你自己长这成这副发浪的样子让人厌烦,怪不得别人。”

乔伊夏抬了抬下巴,笑道:“噢……我明白了,是因为我长得太好看了,战总才怕控制不住的爱上我,才把我推开的是吧?”

战尘爵像是被人说中了心是,连忙把头瞥了过去。

“少自恋了,天下的女人都死绝了我也不可能爱你,赶紧给我滚出去,没有紫色的郁金香你就等着赔偿吧。”

他的话刚落音,办公室的门就被从外面被推开了。

“王八羔子,你让谁赔偿呢?”

贺兰心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一看到乔伊夏坐在地上心疼不已。

“哎呦夏夏,你怎么了?战尘爵她对你动手了?”

转过头来她不可思议的望着战尘爵,那眼神分明写着:你竟然如此的渣,真是太让老娘心痛了!

没等战尘爵说话,乔伊夏便道:“不是的阿姨,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

她这话本是为了战尘爵说话,战尘爵却气的肺都要炸了,指着她道:“瞧瞧你这绿茶样,装的我都看不起你,就是我推你的怎么了?”

贺兰心朝他身上打了一巴掌,“你个不孝的逆子,你推我的宝贝EX妇干什么?”

“她硬往我身上靠,我恶心!”

贺兰心嗤鼻,“她往你身上靠,那是你的荣幸,去把她给我扶起来!”

“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

乔伊夏哪敢让战尘爵扶他,她还怕他偷掐她呢。

但她试了好几次,脚腕都钻心的疼根本站不起来。

战尘爵冷哼,道:“妈,你看见了吧,在你面前多会装?我只不过是轻轻推了她一下,还在这碰瓷呢。”

“什么碰瓷,你没看到夏夏的脚腕都肿了,战尘爵你快点把她抱起来,一会你们还有大事要做呢。”

贺兰心真是要气死了,她生的是个木头疙瘩啊,一点不会怜香惜玉。

战尘爵瞥了一眼乔伊夏雪白的脚踝,果真红了一片。

他不情愿的走过去,伸出了手,“起来吧。”

乔伊夏也傲娇的把头转到了一边,“不用你扶,大厅里有我的同事,我让她来扶我就行了。”

就在她拿过手机要给郭小米打电话的时候,贺兰心组织了她。

“夏夏,即便你对尘爵有意见,但今天也只能由他扶你抱你了,因为一会你们俩要去领结婚证,这个必须双方本人去,别人代替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