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短篇大全

《 落英有声 赵凛》 落英有声 赵凛小说最新更新-星月相随著

落英有声 赵凛 时间:2022-09-23 01:09:22

小说简介: 落英有声 赵凛是作者星月相随写的一本小说,它的内容构思新颖,一波三折,它是一本古代言情书籍, 落英有声 赵凛的主角是 落英有声 赵凛,本书主要描述死去。而她被自己的爱人一箭又一箭当成箭靶子虐杀更可怕和痛苦吗?她,...

《 落英有声 赵凛》 落英有声 赵凛小说最新更新-星月相随著

第6章

第6章

明兰若笑吟吟地谢过后,领着小希出门,回了自己房间。

到了中午,张嬷嬷身边的小丫头婷婷送来了一笼包子,明兰若要给她塞两个。

小丫头摇头,直不肯要:“小少爷还小,王妃给他吃吧!”

说完,她可怜地摸摸小希的脑瓜,一溜烟儿地跑了。

小希不高兴地拍拍她摸过的地方,嘟哝:“婷婷是张嬷嬷的侄女,我不喜欢她!”

明兰若揉了揉他的包子脸:“小傻瓜,就因为她是张嬷嬷的侄女儿才要团结好她,那孩子人不坏,以后能给咱们方便也是好事。”

说着,她把门关上,打开橱柜,又从一堆草药下翻出一个藏着的大盖碗来。

打开里面就是半只热气腾腾喷香烧鸡和一份红烧豆腐。

小希眼睛一亮,立刻拔了只鸡腿给明兰若:”哇,娘亲这次从看门王大娘那里买了烧鸡啊!”

明兰若接过鸡腿,摸摸他的小脑袋:“快吃,低调点,可别叫人发现了!“

对外得做出贫苦肉都吃不上的样子,才能叫监视她的琳儿和张奶娘放心。

小希儿笑眯眯地开始啃鸡腿:“放心,小希知道的!“

明兰若笑着将小希儿抱在膝盖上,眼神复杂而清冷。

这破旧王府还没一个乡下庄子人多。

她偷偷拿到张嬷嬷梳妆盒里的戒指不难,再借着撞了琳儿那一下放进对方的兜袋里也不难。

但她收拾了一直欺负克扣她和小希的琳儿,张嬷嬷那老东西只怕会打发老忠来监视她。

那老色胚子,一直色眯眯地看她,恐怕会对她别有所图。

明兰若眯起眼,她必须想办法尽快解了圈禁才是正道!

要怎么办呢?

......

前院暖阁,张嬷嬷正吃着红糖酥,瞧见老忠进来,顺手拿了一抓红糖酥扔给婷婷,打发她出去。

“春香阁什么时候来领人?”张嬷嬷招呼老忠坐下。

老忠坐在张嬷嬷对面,往嘴里扔了几颗红糖酥:“明儿下午,春香阁的老鸨就把琳儿领走,五十两银子,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张嬷嬷眉头一拧,不高兴地咒骂:“明兰若做的绣帕还能卖个八十文,活生生黄花闺女怎么才五十两。”

老忠笑眯眯:“还不是因为琳儿身份低贱是个丫头,你要让明兰若接客,一夜就五十两!”

张嬷嬷一愣:“明兰若一个生过孩子的,能那么值钱?”

老忠眯起眼,一脸猥琐地砸砸嘴:“生过孩子怎么了,你妓院里再漂亮雏儿也是妓女,王妃当妓女才稀罕呢,何况她生得那么好看!”

“怎么着,一个生了野孩子的贱货,你也惦记上了?”张嬷嬷横眉竖眼,伸手去拧他耳朵。

老忠疼得“嘶”一声,赶紧伸手抱住她的胖腰,哄道:“哎哟,我说的是她虽是个下贱货,但长得好,能接客给咱们赚大钱,不然,明兰若每年就那点爵俸,能够你赌几把?”

张嬷嬷这才气哼哼地松了手:“哼,谅你也不敢有别的心思。”

张嬷嬷好赌,折腾得王府里开支紧张至极。

老忠低头揉着耳朵,浑浊的眼珠闪过淫光:“王妃娼妓,有钱人谁不想,咱们要发大财!”

明兰若那身段容貌,可比这个老货带劲多了!他盯上她好久了!

张嬷嬷坐在他大腿上,有点犹豫:“她虽然是个冥婚王妃,又被圈禁,可好歹是上了皇家玉碟,过了明路的,能这么干嘛,万一被发现了......”

老忠阴笑:“怕什么,反正满京城都知道明兰若是个未婚先孕的贱人,这小贱人耐不住寂寞勾搭男人卖春,理所当然!”

张嬷嬷也眼睛一亮:“对,是她这个娼妇不要脸,跟咱们王府这些下人有什么关系?”

老忠却蹙眉:“可咱们让明兰若当暗娼赚钱,她肯吗?她到底是明家的女儿。”

“下点药把她迷晕了,让男人把她睡了,再把小希那个野种捏在咱们手里,她敢不肯接客吗,何况明国公早就跟她断绝关系了!”

张嬷嬷不以为然地哼嗤。

她眯了细长阴狠的眼:“明家嫡出的女儿,又有王妃身份,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你让春香阁暗中给几个豪客放出风声去,把价格抬起来!”

老忠一拍大腿,很兴奋:“好嘞!”

两人商定了,又热火朝天地滚上了炕。

可两人并不知道,门外的婷婷拿着把红糖酥,呆滞地坐在墙根下,听得小脸发白。

第二天年三十,雪小了些,但冷风刮得厉害。

明兰若和小希提前吃了一顿热气腾腾的丰盛饭菜,随后把剪绒窗花贴了出去。

厨房的老方让婷婷送来了一碗红烧肉和一碗白菜饺子,就是王府年三十的年菜了。

小希儿看了眼那碗肥腻的肉,没啥胃口,他只喜欢吃娘亲做的瘦扣肉,可看不上这些东西。

不过他记得娘亲说的,要团结好婷儿。

他笑眯眯地捧了一把花生糖递给婷婷,奶声奶气地说:“婷姐儿,给,小希藏了好久的。”

小丫鬟看着那奶猫似的大眼睛小娃娃,莫名地有些红了眼,

她摸摸他小脑袋,转身看向明兰若,低声说:“王妃,琳儿被卖给了春香阁。”

扔下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小丫鬟转身就跑了。

明兰若看着她的背影,不禁愣了。

按理说,琳儿不是家生子,张嬷嬷要卖也只能卖给人牙子去做苦力,不能卖进妓院!

张嬷嬷怎么敢这么做?

婷婷......又为什么告诉她这事儿?!

明兰若捏着帕子的掌心一紧,她好歹活了两辈子,本能地就闻见了危险的味道。

她想了想,先把那碗红烧肉打包好,又从橱柜里捡了一小包草药藏进衣袖,转身出了门。

明兰若小心避开后院的人,到了前院门房处。

一个负责看侧门的洒扫婆子正躲着门房里烤火。

明兰若掀帘子进门就把茶碗放在桌上,笑着招呼:“王大娘,年三十了,来给您送点东西。”

王婆子看见明兰若愣住了。

她有点紧张地左右看看,低声道:“您怎么跑这里来了,今晚我给您在明月楼买的饭菜不都藏在绣品篮子里给您送过去了吗?

王府的人都知道张嬷嬷看似笑吟吟的软和人,其实最是严厉刻薄。

明兰若这所谓的王妃,还不如下人自由,是不许靠近大门的。

平时来换各种吃食用度,都是她偷偷送过去的给明兰若,自己好赚点中间差价。

明兰若将红烧肉和两吊钱放在桌子上:“今儿三十,也没什么好送的,就一点心意,不要嫌弃了。”

王婆子收了钱,目光落在那碗香喷喷的红烧肉上,笑眯眯接过来:“谢王妃赏赐,以后您要买什么都跟我说!”

王府日子艰难,最近她孙子又病了,她省吃俭用地给孙子看病,很久不舍得吃肉了。

明兰若掏出自己那对素银葫芦耳环,叹气:“对了,琳儿好歹也跟了我这些年,她既喜欢这对耳环,那就在她离府前送她吧。”

王婆子是见过琳儿炫耀她偷来的这对耳环的,于是不屑地“呸”了一声——

“您也忒好心了,那小蹄子偷您东西还欺负您,活该被卖进那种地方!”

明兰若一愣:“卖进那种地方?”

王婆子捏了块肉塞嘴里,香得直吧唧砸嘴:“啧,您不知道吧,春香阁的老鸨今天上午带着龟公就把琳儿绑走了!”

门外冷风吹得明兰若一个激灵,脸色冰冷。

春香阁的老鸨敢上门带走琳儿的事实,加上婷婷今天怪异的表情,她明白了——

张嬷嬷十有八九把恶毒主意打到了自己身上。

明兰若眼底闪过寒光——张奶娘,好你个老虔婆,给她等着!

真当她这几年为了小希安分守己,韬光养晦,是怕了她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