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短篇大全

《黎礼周谨》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黎礼周谨)

黎礼周谨 时间:2022-09-23 01:18:53

小说简介:加麻加辣小说全文在线地址,主人公的结局如何。黎礼周谨小说章节在线阅读分享,黎礼周谨全文免费试读加麻加辣小说全文之精品推荐章节:你?男人勾着笑,手上的力气却是始终没有松开,他盯着温晴问:糕点是你亲手做的,也是你亲自送过...

《黎礼周谨》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黎礼周谨)

第7章

第7章

“楚易繁,别太拿自己当回事,你还没有那个本事跟我沈司夜叫嚣。”

说完话,沈司夜松了手,将温晴推给了身后的人,摔了楚易繁包房的门,示意那人带着温晴跟上她。

“楚总!”艾丽娅慌了,上次沈司夜将人留下折磨成那副样子,今天要是...“楚总!您看您能不能救救温晴?楚总!我知道您人最好了!您不能见死不救啊!”

楚易繁的好友冷冷的哼了一声:“你这话说的,人家可是沈总的前妻,沈总那么怜香惜玉的,需要你在这求楚总去救她?还是好好的做你的事情吧。”

听见这话,众人都有些吃惊,尤其是艾丽娅。

温晴...

温晴竟然是沈司夜的前妻?

就是那个被沈总送进监狱里的杀人犯?!

“怕了?”说话的人将艾丽娅揽进了怀里,递了一杯酒过去,“喝了,就当哥给你压惊了。”

楚易繁的酒杯送到唇边,他轻轻抿了一口。

原来那女人是沈司夜的前妻?

事情好像越发的有趣了。

这两年沈家的日子不好过,偌大的一个集团在沈司夜家那些亲戚的手里被折腾的远不如表面上那样光鲜,倒是沈司夜好本事,这才保住了那些人的荣华富贵。

楚易繁回来之后直接将沈氏当成了自己的敌人,他拼命的和沈氏争抢市场份额,如今这海城已经不是沈司夜一家独大的场面了。

虽然楚氏的市场份额照旧不如沈氏抢占的多,现在沈氏也是要忌惮他们几分的。

原本不过一个女人而已,还是这种风/月场所的女人,虽然只是个服务生,可也不见得干净到哪里去,可她曾经是沈司夜的女人。

这就让楚易繁觉得好玩了。

他回国以来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和沈司夜争高下,最想要看见沈司夜输了的时候那一脸的挫败感。

另一边,沈司夜扯了温晴进他的专属包房,将其余的人都挡在了门外。

温晴被他甩在沙发上,勉强才坐直身子。

“沈先生...”

五年,整整五年的牢狱之灾已经磨没了温晴对于沈司夜的爱,现在,她心底只有对于这男人的恨,还有...恐惧。

沈司夜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她。

他忽然勾起冷笑:“温晴,你还真是下/贱,上次勾/引陶青不够,这次又要勾/引楚易繁,我看你是一天没有男人就不舒服是吧?”

温晴咬紧了牙关。

即便自尊早在五年之前被送进监狱的时候就已经被磋磨的干干净净了,可是现在她仍然觉得悲哀。

“沈司夜。”

“我说过,你不配叫我的名字。”沈司夜慢慢弯腰,他捏住温晴的下巴,越凑越近。

他的脸近在咫尺,温晴的心跳越来越快。

沈司夜究竟要做什么!

沈司夜在她面前轻轻嗅了嗅,随后松手直起了腰身,“我说呢,这屋子里一股什么味道,原来是温小姐身上肮脏的味道。”

话音才落,沈司夜扯着她的头发,不由分说的将她扯进了包房内设的洗手间。

“沈司夜!你要做什么!你放开我!”

温晴踉跄着脚步跟着他。

沈司夜将人按在了洗手台前,可伸缩的水龙头被扯出来,冰凉的水顺着温晴的脸滑了下来。

“沈...咳咳咳...”

水流倒灌进鼻腔的感觉让温晴不可抑制的想到了当年在监狱里被按进马桶的经历,她奋力挣扎着。

她越挣扎,沈司夜就越用力。

直到水流将她的发丝全部沾湿,沈司夜这才扯着她像丢垃圾一样丢在了地上。

“温晴我告诉你,这辈子,只要我沈司夜活着,你就永远都别想翻身。”

温晴剧烈的咳嗽着,甚至就连耳朵里都是水,她根本听不清沈司夜都说了些什么。

“不是喜欢勾/引男人么?”沈司夜踩着她的胸口,声音像是从地狱传来的一样,“我看你这工作也未必能勾/引的到几个像样的男人,不如我成全你一下,好不好啊?”

不过三分钟,经理就接到了沈司夜亲自打来的电话。

“沈总,沈总您有什么指示,您看您怎么还亲自给我打电话过来啊。”

沈司夜懒得废话那么多,“把温晴给我调去公关部,从今天开始她就是你们这随便什么人都能点的货色,明白了么?”

经理有些错愕,“啊?”

“我不想重复第二次。”

“啊!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沈总,我这就去办,我明白了。”

挂了电话,沈司夜踩着温晴蹲下了身子,他勾着笑,眼睛看向温晴那张脸,却看不到她眼底的心碎。

温晴听见公关部三个字的时候就已经彻底死心了,五年来,她的内心早就已经麻木,再听到沈司夜这样的安排的时候,她半点痛都没有了。

“温晴,好好享受你接下来的生活,你要知道这一切都是你罪有应得。”

“我有什么罪!”温晴忽然喊出了声音,“我有什么罪!沈司夜!你究竟是在怪我还是在怪自己的无能!”

随之而来的就是被扼住了喉咙。

沈司夜猩红着一双眼睛瞪视着温晴:“给我小心说话,学不会说话的话,我不介意找人割掉你的舌头。”

他松开手,温晴原本就没顺过气来,现在更是咳了个天昏地暗。

沈司夜没有在夜色逗留太久,他从包房出去就走了。

经理接到了沈司夜的电话自然是不敢耽搁的,只在心里嘀咕这温晴究竟是怎么惹了这位爷了。

他有点可怜这女人,可是他不是做慈善的,在海城开门做买卖,一要守法,二要守着沈司夜的规矩,否则就是要关门大吉。

经理带着人上去找温晴的时候被吓了一跳。

“哎呦你怎么搞的啊?上回就把沈总惹生气了,这回好了,我都保不住你了。”

温晴知道这件事情是没的商量的,五年之前她就领教过沈司夜的地位了,过去五年,这男人的地位只会更高。

她被经理的人带着下楼的时候路过楚易繁的包房的时候,没忍住看了一眼。

她问自己,真的就没有救了么?

那个楚易繁,能来这样的地方,能和沈司夜在同一层楼预留包房,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