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短篇大全

热文《周寒宋止熙风洇荒芜》周寒宋止熙风洇荒芜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周寒宋止熙风洇荒芜 时间:2022-09-23 01:22:18

小说简介:周寒宋止熙风洇荒芜(作者:造梦师)由主人公周寒宋止熙风洇荒芜的奇遇开始。在本站您可以免费阅读周寒宋止熙风洇荒芜全文内容。过老道却抓着一个刚啃了几口的烧鸡,手上满是油渍,破坏了他那正气凛然的形象。为师当年........

热文《周寒宋止熙风洇荒芜》周寒宋止熙风洇荒芜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第9章

第9章

陈鹏现在是一心想报复古羽,顾不了那么多了。

堂堂陈家大少爷,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一直都是陈鹏欺负别人,整个江城还没人敢算计他。

而且还是在自己心仪的女生面前出丑......

可范琦皱了皱眉,低声劝道:“陈少,我倒不是心疼酒店里的东西被砸,只是酒会还没结束,您带人这么大张旗鼓的进去动手,陈先生若是知道了,您难免要被训上一顿!”

“沈小姐也在楼上,收拾姓古那小子简单,可得罪了沈家,你以后如何面对沈小姐啊?”

陈鹏稍稍愣了下,他倒没想那么多。

“那你说该怎么办?”陈鹏强压着心头的怒火,耐着性子问道。

“不如这样,我上去找人多灌那小子几杯酒,一会等酒会结束,让你的这些手下在外面动手......您最好别露面,坐在车里看戏就好!”

陈鹏连续拉了两天,现在还站不稳呢,再三考虑后,点头答应了范琦,被人扶着钻进了车内。

范琦来到宴会厅,四周看了看,发现了正在和沈欣瑶苏雪烟聊天的古羽。

叫上几个关系还不错的朋友,将陈鹏刚才的嘱咐对着几人说了一遍,范琦带着他们走向了古羽。

“沈小姐,苏小姐,刚才一直在忙,招呼不周啊!”

范琦人未至,声先到!身后还跟着两个端着酒水的服务生,以及身着光鲜的豪门阔少。

大家年纪相仿,沈欣瑶跟苏雪烟也认识这几人,笑着回道:“你范少爷可是大忙人,我们可不敢耽误你时间啊。”

沈欣瑶坐到了古羽的沙发上,接着说道:“好久没在一起坐了,刚才也多谢你出面帮雪烟的忙,我敬你一杯!”

刚才聊天的时候,沈欣瑶已经两杯红酒下肚了,小脸红扑扑的非常可爱,古羽想要劝,可这小丫头一直没理他。

范琦几人落座,跟沈欣瑶她们喝了两杯,但这些经常在外面花天酒地的豪门阔少酒量要比沈欣瑶她们两个女生强的多。

见两人都有些醉了,古羽轻轻碰了下沈欣瑶的胳膊低声劝道:“时间也不早了,再喝下去一会我要扛着你离开了,咱们还是先走吧。”

“要你管啊?我还没喝醉呢!”沈欣瑶说着话,抬手招来了不远处的服务员要了一瓶红酒。

“是啊,古先生你可别扫兴啊!若是害怕沈小姐醉了,你来替她喝如何?咱们第一次见面,我先敬你一杯!”

范琦一脸的微笑,古羽想拒绝都没办法开口。

见沈欣瑶还要倒酒,古羽叹了口气道:“好吧,既然大家有兴致,我陪你们喝!”

古羽坐直了身体,一把夺过了沈欣瑶手中的那瓶红酒。

自小在隐龙山长大,古羽的师傅就是一个酒鬼,每天不喝上两斤都睡不着觉,耳濡目染下,古羽十多岁时候就开始偷偷喝酒。

可自打修炼出了灵气,他却发现那种烈性的烧刀子就对自己没影响了,一瓶白酒下肚,像个没事人一样,随着灵气在经脉之中游走,酒精会完全被稀释掉,所以称呼古羽千杯不醉一点都不为过。

这种只有二十多度的红酒,在古羽面前就跟凉白开没什么区别......

一口气灌了大半瓶红酒,古羽擦着嘴巴摇了摇头道:“这玩意喝着没劲,咱们换白的如何?”

范琦跟他身边的那几个年轻人看古羽一口气闷了大半瓶红酒,早就傻眼了,愣在那压根就没听清楚古羽的话。

“没有啊?那算了,迁就一下吧!”古羽叹了口气,仰头又将剩下的红酒倒进了嘴里。

“卧槽,这小子喝酒挺厉害啊,一瓶红酒两分钟没了......”

范琦感慨了一句,回过神来后心中又是一喜。

几千块一瓶的红酒他不放在心上,怕就怕没把古羽给灌醉。

“古先生,您刚才说什么?”

“你这里有白的吗?红酒我喝不习惯!”古羽摇晃了下手中的空酒瓶,漫不经心的问道。

“有!有!我这就让人去拿!”范琦连连点头,叫来了不远处的服务员。

苏雪烟也被震住了,用胳膊碰了碰身边的沈欣瑶,压低了声音问道:“这家伙,不会是个酒鬼吧?”

“不知道,喝多了正好,晚上不用跟我抢被子了!”沈欣瑶红着小脸随口回道。

苏雪烟一怔,忙问道:“你们......你们住在一起?”

沈欣瑶自知说漏了嘴,羞愤的回道:“你可别乱想,我们什么也没发生!”

可苏雪烟太了解沈欣瑶了,看到她这幅样子,心中已经确定,自己这闺蜜八成是对古羽有好感了。

想到这里,苏雪烟不知为何,心中竟然泛起了一丝酸涩......

“古先生,这可是珍藏多年的好酒啊,今天咱们相聊甚欢,我们来个不醉不归怎么样?”

指着服务生搬来的一箱白酒,范琦装出一副豪情满怀的模样说道。

古羽耸了耸肩道:“我无所谓,只要你们不喝趴下就行!”

范琦跟身边的四个年轻人相视一笑,打开了几瓶白酒放在了茶几上,周围那些江城的商界名流也被吸引了过来,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这都半个小时了,范琦那家伙怎么还没下来?”

酒店大门前,陈鹏坐在车内,一脸不爽的发着牢骚。

车内,恶臭扑鼻,但前面坐着的那两个人却不敢表现出半点厌恶。

“老张,你去里面看看!”陈鹏揉着还在不断翻腾的肚子,抬脚踹了下副驾驶的座椅。

那大汉如蒙大赦,连忙推开了车门,下去后深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面色总算正常了一些。

可当他来到楼上宴会厅后,却发现落地窗边,二十多号人正围在一起。

古羽面色如常,面前放着三个白酒瓶,坐在对面的范琦和那几个年轻人,却已经面色通红,眼神迷离了。

这大汉愣了下,赶忙下楼将上面的情况对陈鹏讲了一遍。

陈鹏忍不住暗骂道:“范琦这个废物,没把姓古的那小子灌醉,自己竟然先喝趴下了......”

十多分钟后,酒店内陆陆续续的走出了一些参加酒会的人,陈鹏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的吩咐道:“都给我盯紧了,只要那小子一出来,你们就下车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