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短篇大全

爽文在线(重生年代悄媳妇全文阅读)

重生年代悄媳妇 时间:2022-09-23 09:11:16

小说简介:《重生年代悄媳妇》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天域小说网转载收集重生年代悄媳妇最新章节。 前情回顾:呢?二十万,一个子都不能少,否则不但砸了你的炸串车,以后也别想摆摊了。这下梁泽急了,妹妹现在的...

爽文在线(重生年代悄媳妇全文阅读)

重生年代悄媳妇第1章

第1章

“老板,一根火腿肠,两串臭豆腐。”

平城三医院门口,梁泽在炸串车后面忙的不亦乐乎,生意一如既往的好。

这是家传手艺,他和他爸各自一辆炸串车,家里的开支绝对没问题。

“都滚开!”

突兀的声音传来,五个彪形大汉将炸串车围拢,客人见状全都吓跑了。

“刀哥。。”

见到为首的壮汉,梁泽立刻点头哈腰的问好。

“梁泽,钱准备好了没?”

梁泽苦笑。

“刀哥您知道,我妹妹住院,家底都掏空了,您再缓几天?”

嘭!

一脚,梁泽靠到了墙上,表情痛苦到了极致。

“少他妈废话!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玩老子呢?二十万,一个子都不能少,否则不但砸了你的炸串车,以后也别想摆摊了。”

这下梁泽急了,妹妹现在的医药费,就靠他和老爹炸串赚钱呢,这生意要是没了,妹妹就彻底没救了。

咬了咬牙,梁泽从兜里掏出了一块圆形的令牌,金色,眼中一抹不舍和屈辱闪过,将之递了过去。

“这是纯金打造的,刀哥,先压您这,再缓我几天,我会拿着钱去赎出来的。”

那是玄门令牌,是他师父留给他的,凡玄门中人,见此令如见掌门,只可惜梁泽学艺不精,玄门功法第一层迟迟没有突破,不突破就无法动用玄门的任何东西,令牌也就成为了摆设。

“你还有这好东西?”

刀哥也是眼前一亮,接过去打量着,然后用牙咬了咬,发现真是金子的,分量还不轻的样子,立刻就笑了。

“呵呵,就是嘛,我也好回去交差,走了,记得三天内把钱凑齐,否则就真的别怪我不客气了。”

眼睁睁看着玄门令牌被拿走,梁泽却毫无办法,只是想起了师父最后叮嘱他突破玄门功法最重要的那四个字。

破而后立。

到现在也无法领悟真谛突破的梁泽,只能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正要去炸串车继续工作赚钱,突然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急忙接通,因为那是他妹妹的主治医生打来的电话。

“王医生。。。”

“你妹妹病情又恶化了,你快过来!”

顾不得任何,连摊都没收,梁泽跑进了医院,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病房。

“王医生,我妹妹。。。”

病床旁边站着一个白大褂,而病床上,则躺着一个花季少女,五官精致如同雕刻出来的一般,只可惜脸色惨白的吓人。

那便是梁泽的妹妹梁雯雯,得了一种罕见的血液病,血液无时无刻不在流失着,已经有三个月了,就这三个月,耗光了梁家所有的积蓄,还从外面借了高利贷,要不是两辆炸串车,真的就撑不住了。

“梁泽。。。”

王医生眼中满是怜悯,犹豫了一下才继续道。

“你妹妹血液流失速度再次加快,这样下去,仅仅靠输血是不可能维持的,我还是之前的话,去找黄神医吧,兴许还有救。”

看着妹妹,梁泽双拳紧握,指甲都扎破了皮肤却不自知。

那黄神医,听说是国内知名的老中医,医术神妙无比,任何疑难杂症到他手上,都像是一个小感冒一样轻松化解。

但是,黄神医的孙子黄昆,和梁泽当年大学时候就因为女朋友闹得很僵,后面还发生过好几次冲突,可以说只要碰到,就是仇人见面分外见红的情形,他去找黄神医,会顺利?

“听我的吧,否则就算继续输血,你妹妹也撑不过一周。”

耳边再度听到王医生的话,梁泽恨自己无能,如果能动用玄门医术,哪怕治好之后自己再暴毙他也心甘情愿,可惜那是不可能的。

“好!我去求黄神医!”

黄家大院,是平城的一栋巨大的四合院,古东方的韵味,价值不菲。

一辆救护车到来,妹妹在里面躺着,因为输血不能停,所以梁泽走了下来。

院子门口,就有两个守卫站着。

“劳烦兄弟,我来找黄神医看病。”

守卫眼中不屑呈现,懒洋洋的摆摆手。

“一看你就没有预约,滚蛋!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找我家老爷子看病?”

梁泽就知道会是这种情况,鞠了一躬,真诚的恳求道。

“我妹妹快不行了!我求求你们进去通报一下,黄神医医者仁心,肯定愿意搭救的,多少钱都可以。”

嘭!

其中一个守卫,一脚就将梁泽踹倒在了地上。

“妈的!给脸不要脸!都他妈来这么求一下,我家老爷子就给看病了,还不得忙死?小子,立刻滚蛋,否则我们让你也去医院住一段时间。”

几乎是梁泽刚刚爬起,打算跪下继续求的时候,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瞎了你们的狗眼!那是老子的同学,你们也敢打?”

转头,一个人刚刚从宝马X5上下来,还戴着一副墨镜。

梁泽一眼就认了出来,是他的同学黄昆。

“对不起少爷!我。。我们真的不知道。”

守卫诚惶诚恐,黄昆笑着来到了梁泽身前。

“你这是。。。来求我爷爷为你妹妹看病?”

看着黄昆,梁泽点了点头。

“是,黄昆,我们的恩怨,你想怎么整我都行,我求求你,让你爷爷帮我妹妹看看行吗?她。。她真的快不行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想到可怜的妹妹,梁泽的眼泪流淌了出来。

“你这。。哭什么嘛!咱俩老同学谁跟谁,那啥,你去把后院的那个狗盆给我拿来。”

“是少爷!”

见梁泽有些疑惑,黄昆笑着拍了拍其肩膀。

“我说过要帮你,就会帮你的,我出面,我爷爷能不答应?不过嘛,就像你说的,我们之前的恩怨,总得先有个说法,今天事出紧急,我也不难为你。”

很快,狗盆拿了过来,黄昆从兜里掏出了一把折叠匕首,然后递给了梁泽。

“看看你和你妹妹的感情怎么样,她不是血液病吗?你如果能把自己的血液放满这个狗盆,我立刻让我爷爷看病!”

梁泽眼中没有丝毫惧意,沉声道。

“好!希望你说到做到!”

到了这一步,他也的确没有办法了。

匕首弹出,梁泽对着胳膊就划了一刀,鲜血流淌而出,全部流进了狗盆中。

血流干了,下一个伤口立刻出现。

一刀接一刀,看的那两个守卫都是眼皮直跳。

那狗盆可不小啊,这小子真是个狠人,已经划了十几刀了,胳膊都快抬不起来,这。。。

终于,狗盆里的鲜血满溢了出来,已经站不稳跌坐在地上的梁泽,脸色苍白有气无力的看向了不停砸吧嘴的黄昆。

“给。。给我妹妹。。给我妹妹治病。”

点点头,黄昆却肆无忌惮的笑了。

“哈哈!你还真是爱你妹妹啊!我黄昆佩服!”

走过去,拍了拍梁泽的脸,黄昆眼中冷芒闪过。

“可惜啊,老子就是玩你呢!你妹妹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又算什么东西!也配让我爷爷出山?”

啊!!!!

愣了几秒后,梁泽内心咆哮不停,一口鲜血喷吐而出,整个人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不过失去意识之前,他似乎听到了脑海中师父最后叮嘱他的四个字。

破而后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