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短篇大全

《铜雀春深》乔饮羽祝茫舟小说作者刘家二少免费阅读全章节

《铜雀春深》乔饮羽祝茫舟 时间:2022-09-23 09:15:12

小说简介:《《铜雀春深》乔饮羽祝茫舟爱了》有网络作家刘家二少编写的都市小说《《铜雀春深》乔饮羽祝茫舟》,小说《铜雀春深》乔饮羽祝茫舟为主角,主要讲述的是:大夏大军,瞬间蒙了。我们要投降!!我们不打了!!敌军中的首领,全都嚎叫...

《铜雀春深》乔饮羽祝茫舟小说作者刘家二少免费阅读全章节

第5章

第5章

胡海本来是希望着这两个歹徒可以反抗一下,刚好就地处决,合情合理。

结果谁知道,秦无双和昆仑并没有动,任由被控制起来。

没办法,胡海只能将两人暂时带走。

胡海本来想直接杀了两人的,但是想了想,就联系了一个人。

“陈少?”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对方不是被人,正是陈广。

于是他就把秦无双回来的事儿说了一遍。

接着补充道:“这个秦无双五年前在东海犯事儿被抓进去了,这次回来,好像还带了个亡命之徒,二话没说,直接干死了林峰。

我估计这小子不会善罢甘休,陈少你看这件事儿?”

那头许久没有声音,直到一两分钟后,才迸出了三个字:“杀了吧。”

“好,由您这句话,我心里就有底了。”

胡海咧嘴一笑。

然后去了关押室,接着直接让人对秦无双两人搜了身。

结果这一搜不要紧,他从秦无双的口袋里翻出来一个证件。

证件上内容很简单,只有五个字。

「北关大帅、秦」。

上面有一个奇怪的图腾纹路。

“这什么玩意?”

胡海并不认识,但是心里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拿好别掉了。”这时昆仑提醒道,“不然后果自负。”

“什么玩意?让你说话了吗?吓唬谁呢?”

胡海随手一丢,不由皱眉看向昆仑,喝道:“你们两个人杀了林峰?”

“我杀的。”昆仑回话。

“你和他什么关系?”胡海瞥了一眼秦无双。

“朋友。”

“朋友?是不是他撺掇你杀的?”胡海开始诱导。

“不是。”

“你惜字如金是不是?”

胡海有些不乐意了,他好歹也算是个上级,来到这儿的人,哪一个不是哭爹喊妈,不用问就嘟啦嘟啦全部交代的。

结果这倒好,问一句回俩字。

“昆仑。”

就在昆仑准备说什么的时候,秦无双打断了他。

昆仑点点头,不再说话。

他明白,老大是给方硕一个面子。而现在方硕的人没来之前,他们不说一句话。

胡海再次询问的时候,秦无双两人就不回话了。

见两人如此嘴硬,胡海笑了:“你俩挺有意思的,来到这儿了,还这么淡定?”

“你就是秦无双吗?我知道你。”

“你回来是给你妹妹报仇的?”

“你可真牛逼吗,整一个王者归来,直接干死一个人?”

“你就不怕死吗?”

胡海坐在桌子上歪着脑袋跟秦无双说着话。

但遗憾的是,秦无双从头到尾都没回答。

“哑巴了?不会说话?”

胡海怒了。

一句不应?

真就这么淡定?

刷!

胡海霍然起身,走到秦无双面前,然后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盛气凌人的说道:“小子,实话告诉你,本来你可以活的好好地。

但是非要逞什么能?装什么比?

不就是死了个妹妹,不对,况且,你妹妹不是还没咽气呢?

退一万步讲,就算是死了又如何?

一个底层的贱民,死了就死了,你说你非装什么比?”

“一个底层的贱民?”秦无双开口了。

“啊?终于开口了?”胡海愣了一下。

“一个底层的贱民?”

秦无双重复道。

只是这次声音无比冰寒,而且那双漆黑的眸子中,散发着神色,宛若从地狱中走出的杀神,让人背脊发凉,浑身抽冷气。

胡海哆嗦了一下,下一秒哼道:“怎么?难道不是吗?和陈少比起来,和巴布鲁先生比起来,你妹妹可不就是底层的贱民吗?”

“他们很高贵吗?”

“呵呵,你不知道?”

胡还笑了,以为秦无双就是个刚从监狱里出来的乡巴佬,没什么见识,讥讽道:“知道陈少是谁吗?陈广!陈家的小少爷!

知道陈家吗?

东海的南波玩!

知道陈家的大小姐陈红吗?东海首富!!

知道陈家的二少爷陈帅吗?东海军区分区少帅!掌军数千!

知道陈家的三叔吗?东海地下的老大!

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只要陈少愿意,随便踱上一脚,东海的天都要颤上一颤。

只要陈家愿意,这东海的天,他们一只手就可以摁下去!”

“至于巴布鲁先生,知道他背后是什么吗?他背后是曼菲家族!东非肯亚的第一财团!整个东非都是人家家族的!”

“只要人家愿意,随时都可以联系上神都的高层,调来大夏的队伍!”

“怎么样?牛逼吧?是不是被吓住了?”

见到秦无双不说话,胡海以为他是被吓住了,不由笑了:“小子,现在知道怕了?现在被吓住了?你说你何必呢?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要闯。”

呼!

秦无双深呼口气。

他心中有怒火在喷薄。

关外边疆,多少个将士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太平盛世,却由这些奸诈佞小肆意践踏!

“来人,带下去,处理了。”

胡海却不再废话了,直接令人过来,打算带出去把他们两个秘密处决了。

“下辈子,长点眼。”

末了,胡海还提醒了一句。

“不管不问,直接杀我们?是有人让你这么做的?”

“没错,就是陈少,懂了吧?陈少说了,让你死。”胡海冷冷道。

“我给你个机会。”

但就在这时,秦无双突然道。

“什么玩意?”

胡海一时间没反应过,歪着脑袋瞥了秦无双一眼,“什么?”

“我说,给你个机会。”秦无双重复道。

“啧、”

胡海咧嘴笑了。

心想这小子是傻子吧。

死到临头了。

给我机会?

你是个什么玩意啊!?

不过他没骂出来,而是玩味的道:“哦?什么机会?你说说,我听听。”

“你带我去见你口中这个陈少,我可以留你一条狗命。”

“你要见陈少?你见陈少干什么?”胡海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我想看看这在东海只手遮天的陈家、”

“能不能遮住这大夏的天!”

“能不能遮住我秦无双的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