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短篇大全

好书推荐《摄政王林安安陆云昊》摄政王林安安陆云昊全文在线阅读

摄政王林安安陆云昊 时间:2022-09-23 09:58:44

小说简介:摄政王林安安陆云昊小说[连载] 摄政王林安安陆云昊无删减阅读,是一部无删减的言情小说,主角分别是摄政王林安安陆云昊,由作者“苏笛”倾情推出,三十岁左右的样子。棱角分明的面孔,斜长英挺的剑眉,双眸死死盯着苏屏,周身散...

好书推荐《摄政王林安安陆云昊》摄政王林安安陆云昊全文在线阅读

第10章

原本想反抗的沈墨瞬间不挣扎了,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腿上渐渐多起来的银针。

施针完毕,苏屏呼出了一口气。

“你先休息下,一炷香后拔针就行了。”苏屏坐在床沿上道。

有了刚刚那一刹那的感觉,沈墨这会儿极其的配合。

过了一会儿,沈墨忍不住问道:“白大夫,我的双腿还有救吗?”

苏屏点了点头:“有!”

“只要你配合我的治疗,不出半年,你就能重新站起来。”

苏屏这话一出,沈墨死气沉沉的面孔瞬间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你没骗我?真的能重新站起来?”

因为激动,沈墨说话的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差点儿把沉睡中的孩子惊醒。

苏屏看着男人通红的眼眶,内心有些酸涩,最后,重重点了下头道:“没骗你,你真的可以重新站起来。”

原本已经被判“死刑”的双腿,如今又有了重新站起来的希望。

沈墨惊喜得差点儿落下泪来,一改原来的冷漠模样,连连感激道:“谢谢,谢谢白大夫。”

苏屏摇头道:“不用客气。”

一炷香的后,苏屏将沈墨腿上的银针拔掉。

临走前,沈墨很是客气地跟她告辞。

苏屏见惯了男人发怒和厌恶的表情,这会儿瞧着男人文质彬彬的模样,反倒有些不习惯。

出门前,苏屏看了眼矮桌上的书稿,朝沈墨提醒道:“你的病除了治疗之外,充分的休息和食物的滋补也很重要。”

苏屏走后,沈墨细细琢磨了下她的话。

最后,男人将矮桌放到地上,吹灭烛火睡觉了。

苏屏回到房间,心里总算是舒坦多了。毕竟下午不小心推倒他,看着他虚弱的样子,她多多少少是有点愧疚的。将面纱和衣服换下来后,苏屏心情愉悦的进入了梦乡。

当东方泛起白肚皮时,苏屏就起床了。

把自己收拾干净,苏屏就去厨房准备早饭。

家里现在有肉有白面,苏屏干脆做起了肉酱饼,又在另一个果子狸熬了一锅粥,煮了六个水煮蛋。

等她做完早饭,几个孩子也都起床了。

看着在厨房里忙活的苏屏,沈星凑到沈风面前,小声道:“大哥,娘是不是变好了啊?”

从昨天开始,娘都没打过他们,还给他们做好吃的。

沈月撇了撇嘴巴道:“一个人坏了那么多年,怎么可能一下子变好。”

苏屏把粥端上桌,刚好看到孩子们站在厨房门口,便朝他们招了招手道:“快进来吃早饭。”

苏屏这么温柔,几个孩子心里怪怪的。

但看到桌上的食物时,饥肠辘辘的孩子们也顾不得什么了,直接抓起肉酱饼就是一顿狼啃。

苏屏一边给孩子们剥鸡蛋,一边缓缓道:“我知道我以前对你们很不好。”

苏屏一开口,原本吃饭的几个孩子立马停下了动作。

“但你们放心,以后我不会再苛待你们了。”

“不仅不苛待,还会对你们很好,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绝对不会饿着你们。”

听着苏屏的话,沈风和沈月没吭声,沈星和沈辰到底年纪小,激动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对于大儿子和大女儿的不信,温兰也不在意。

吃过早饭,苏屏把给沈墨留开的早饭让沈风送去。

洗好碗,苏屏见家里的水缸空了,便打算去河边挑水。

沈月和沈辰看着苏屏的动作没啥反应。

倒是沈星,小家伙就是个小吃货,经过苏屏这两天的投喂,明显不太害怕她了。

这会儿见苏屏要去河边挑水,沈星立马道:“娘,我跟你一起去啊。”

难得有孩子愿意亲近自己,苏屏自然不会拒绝。

“好啊!”苏屏指了指空桶道:“星儿要不要坐桶里,待会儿娘挑你去河边。”

“好呀,好呀!”沈星开心地跑进空桶里。

扁担一共挑两个空桶,一边挑了沈星,另一边若空着,可就不好把控力道了。

苏屏又朝沈月和沈辰笑眯眯地问道:“你们谁还要坐空桶呀?”

沈月把头偏向一边,当做没看到。

倒是小女儿沈辰,迈着小短腿往前走了两步。

苏屏见此,心底一阵感动,立马把小女儿抱了起来。

四岁的小姑娘因为长期营养不良,瘦得身上没有一丁点儿肉,抱在怀里轻飘飘的,惹人疼惜。

“那另外一个空桶就让我们家辰儿坐咯!”苏屏说着,就把沈辰放进了另外一个空桶里。

被抱进空桶的沈辰一阵错愕,她不是想坐空桶,她只是想尿尿而已呀!

苏屏挑着扁担,前面的桶里坐着小女儿,后面的桶里坐着小儿子。

沈月对苏屏还是不放心,尤其是到河边这种危险的地方,于是,小姑娘就一直跟在他们的后面。

原本坐在桶里的俩孩子还有些紧张,没过一会儿,就开心笑了起来。

村里有人瞧着苏屏挑着俩孩子,有说有笑地往河边走,纷纷露出诧异的表情。

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沈秀才家的丑八怪不仅不打孩子,还带着俩孩子玩起来了。

苏屏到了河边后,她就让俩孩子出来。

“星儿、辰儿,河边危险,你们站远点儿,知道吗?”苏屏朝孩子们叮嘱道。

“知道了,娘。”俩孩子十分懂事道。

听着苏屏的话,站在不远处的沈月冷哼了一声。

这女人过去那么毒打他们,现在又装什么好人啊!

沈月正想着,远远看到沈家二房的钱大梅端着木盆朝这边走过来。

沈月灵机一动,就朝钱大梅的方向走去。

钱大梅因为苏屏不愿意卖孩子的事情,正跟几个同行洗衣服的妇人说着苏屏的坏话。

钱大梅走得好好的,沈月突然从旁边窜了出来,差点儿把人给撞倒。

“哎呦!”钱大梅趔趄了下,扯着嗓门叫道:“哪个不长眼的王八蛋,连老娘也敢撞啊!”

等钱大梅站稳身体,看清楚撞自己的人是谁时,立马伸出肥硕的手掌,直接把沈月推倒在地上。

“你个死丫头,他娘的眼瞎了是不是?老娘身上也敢撞,信不信老娘打死你。”

听着钱大梅的话,沈月立马从地上爬起来,故意大声喊道:“死肥婆,你叫什么叫啊。”

“我娘就在那边,你要敢打我,我娘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沈月说完,就伸手指了指苏屏所在的方向。

钱大梅一听这话,火气更大了“该死的丑八怪,她也敢打老娘!行,今儿新仇加旧恨,老娘干脆跟她一起算了!”

说完,钱大梅就端着木盆气势汹汹地朝苏屏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