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短篇大全

大柱是村里唯一的村医小说完本-大柱是村里唯一的村医大柱是村里唯一的村医在线阅读

大柱是村里唯一的村医 时间:2022-09-23 11:22:26

小说简介:《大柱是村里唯一的村医》是大家非常喜欢的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妖妖雪儿,主角叫大柱是村里唯一的村医,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前励志后苏爽,非常的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我解释,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我没有和侍...

大柱是村里唯一的村医小说完本-大柱是村里唯一的村医大柱是村里唯一的村医在线阅读

第8章

第8章

君离夜一张俊脸黑如锅底,卯足了没把花月颜拽走的冲动。

“唔。”案板上的少年传来一声轻微的嘤咛。

声音细弱蚊蝇,但在森冷骇然的停尸间里还是传进了君离夜耳中。

“王爷王爷!墨公子真的没死。”

他一把拽开花月颜,“北宫墨......”

北宫墨还没睁开眼,就晕了过去。

“怎么回事?”君离夜望着花月颜。

花月颜刚才使足了力气做紧急救治,这时身上早已没多少力气,本就虚弱的身体更是头脑发晕,“他虽然有了生命体征,但所受内伤非常严重,接下来才可以进行正式医治。”

“那你还愣着?”

花月颜苦笑一声,“我现在体力有限,怕是不等我医治,我就晕过去了,而且这个地方也实在不是救治的好地方。”

“清风,把花月颜带到柳色山庄,给她请个大夫。”

清风领命直接下去。

君离夜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俯视着她。

花月颜嘿嘿一笑,“王爷刚才说的话,可千万别忘了。”

今天来义庄,可真是大有收获呀。

得了君离夜一个人情,啧。

这可价值千金!

“等你救活他,再来跟本王谈条件。”君离夜骄傲的不像话。

跟着清风回柳色山庄的路上,清风看花月颜走路都不稳的样子,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王妃,属下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清风侍卫无须多礼,有什么话,直说无妨。”

清风鼓足了勇气才开口说,“属下知道王妃深爱着王爷,恨不能天天见到王爷,可是属下觉得,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也不一定非要拥有他,只要看着他好,自己也是幸福的不是吗。”

花月颜柳眉蹙起,“我不太明白清侍卫这句话的意思。”

她才不会喜欢君离夜那个王八蛋。

“王爷是个护短的人,伤害他他可以忍,但他绝不能忍受有人伤害他在乎的人。王妃以后不要再伤害无辜了,这样下去,王爷只会更恨你。”

伤害无辜?

花月颜想到了北宫墨。

“清侍卫,这阵子我身体不太好,有很多事情都记得不是太清楚了,我想问一下,北宫墨他......是什么人?又是怎么受伤的?”

清风讶然,料想不到花月颜会问这个问题,但想到一向蛮不讲理的花月颜,他也没有任何怀疑。

一边走着,他一边说,“北宫墨是镇北将军唯一的儿子,镇北将军是王爷的副将,但是全家一百二十六口人,在一夜之间被灭门了。

那晚墨公子正好不在家,逃过一劫。

但是回到家时,被人抓走,直到前两天,义庄有消息传来,说是找到了腰里挂着‘北’字腰牌的少年。王爷怀疑是北宫墨,于是第一时间带人前去义庄。”

花月颜听的心惊胆颤,“一百二十六口,全部被杀,这......”

她怎么都想不通,这事怎么就跟原主有关系了。

原主总不能杀人放火吧。

“王妃当然不知,北宫家被灭门的那一晚,正是你算计王爷的那一晚。

一年前,庆功宴结束后,王爷原是要去北宫府,与副将商议要事,可却被你算计,神智不清。

等到他后半夜清醒,就收到北宫府被灭门一事,而北宫墨不知所踪。

那一夜,北宫将军府血流成河,跟在自己身边,出生入死的副将,被人一刀斩了脑袋,死无全尸。

在副将最需要他这个主心骨的时候,王爷却在女人的温柔乡。

你知道王爷当时有多崩溃么?

你又如何知道,以一敌百,战无不胜的王爷若是在场,定能护北宫家周全。”

清风眼眶微红,顿了顿,继续道:“明明可以阻止这件事的发生,可却因为你......一百二十六条命,全都死了。

后来,收到北宫墨的下落时,王爷喜极而泣,那是北宫家唯一的血脉啊。”

花月颜听的震撼连连。

那一天晚上,其实原身和君离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就是脱了衣服躺在了一起。

原身为了做的更逼真,还把自己的手指弄破充当了处子血。

知道君离夜娶她非所愿,但却不知这其中还发生了那么多波折。

君离夜恨她,也是应该的。

原主和君离夜之间,可是隔了一百二十条人命。

犹记得成亲那夜,君离夜对她说:“花月颜,本王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那个时候,君离夜一定很绝望,生平是第一次那么恨一个人吧。

“如果说王爷最不希望谁接触北宫墨,那一定是王妃你。”清风说,“所以在看到你碰北宫墨时,王爷的反应才那么大。”

两人说着,柳色山庄到了。

花月颜忽觉一股冷气拂面而来,这个地方,很偏僻,但山庄又建的十分豪华。

但不知道为何,这里让她感到异常的冷。

“王妃不必觉得疑惑,离柳色山庄不远,就是皇宫废弃的西苑冷宫,这里平时没人来的。”

花月颜不明白为何好端端的山庄,要和废弃宫殿紧挨着。

但一想到不按常理出牌的君离夜,她摇摇头,谁知道那家伙打什么主意。

到了房间,她给北宫墨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君离夜就在旁边,冷酷的不发一言。

“情况如何?”她检查完,君离夜当即问道。

花月颜皱了皱眉,看着榻上躺着的美少年,“很不好。”

“治不好?”君离夜望着她,“若他有一丁点事,你也别想好过。”

花月颜深吸了口气,“对方太狠了,把他的手筋脚筋挑断了,而且还在肺腑里打进了钢钉,我......”

“本王要让他活着!”无论如何,北宫墨都得活下来。

“我必须对他进行手术。”

君离夜剑眉微动,“什么东西?”

“就是一种治疗方式,有风险,但是疗效很好。”

“能恢复到什么程度?”

花月颜想了想,谨慎答道:“可以保住性命,但最终结果如何,要看他的体质。我,尽力而为。”

“君离夜。”

两人正说着,迎面走来一白衣女子。